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火箭續靠華人票救命

投票率僅達54.92%的“超冷”本屆柔佛州選舉上週六塵埃落定,再度潰不成軍的希盟幸靠民主行動黨頂著政治逆風,贏得10個州議席而僥倖保住乃至延續其政治命脈。

以“藍眼”自身標誌上陣20個州議席的人民公正黨,以及在希盟旗幟下競逐16席的國家誠信黨各輸剩1席,再加上行動黨所“貢獻”的10席,攻打50席的希盟只贏得12席,戰績慘不忍睹。

Advertisement

這意味,行動黨在這場選戰成了反對黨陣營的唯一“贏家”,將以柔佛州議會的最大反對黨自居,而身肩領軍重任的劉鎮東不負所托,不愧為“勝者”,功不可沒。

在黨中央“特別指示”下,聲稱無意參選的柔佛行動黨主席劉鎮東只得奉命披甲上陣,而以3347張多數票成功捍衛被視為“火箭”安全區的柏岭州議席,頓使他成為第一位先後當上國會議員、上議員和州議員的“大滿貫”行動黨領袖,但其多數票卻劇減,也非意外。(這次被除名的鄒裕豪上屆以1萬9533張多數票在這個選區勝選。)

說真的,身為行動黨領軍人物,且擔任過希盟前朝國防部副部長,被公認是行動黨“軍師”的劉鎮東,這回在柏岭對疊份屬政壇“菜鳥”的國陣(馬華)女候選人陳賢綺知竟一度陷入苦戰,可見他勝得並不輕鬆,而後者則是雖敗猶榮。

儘管行動黨在柔佛州選舉只能保住它所競逐14個州議席的10席,所交出的戰績應屬合格,看來也不該對之前因排陣佈局引發爭議的劉鎮東過於“苛求”。

在初時,劉鎮東曾被指利用所手握調兵遣將的權力,伺機“排除異己”而派“自己人”上陣,因而在黨內掀波,較後據知在黨高層介入斡旋下,柔佛行動黨當權派與所謂挑戰派顧全大局地接納妥協性解決方案,才告息爭。

有跡象顯示,這場“遴選候選人風波”雖可能引起部分支持者及選民對行動黨的負面觀感,但未對行動黨的選情造成顯著衝擊,產生不利影響,而在競選期間獲林吉祥和林冠英護航下,劉鎮東安然度過難關,化解其政治生涯的一項挑戰。

由於這場選戰未颳起反風,選民普遍顯露“政治冷感”,再加上冠病疫情的陰影籠罩,致使投票率再創新低,從而讓反對黨陷入勝算大為打折的困境,尤其是對希盟掌權後的競選承諾淪為“駁仄”而失去信心,且充斥“政治青蛙”,以致向來是行動黨票源的華裔選民的投票意願低落,尤其是旅居新加坡的“越勤族”或遊子回國投票的興趣缺缺。

儘管如此,那些當天仍出門投票的大部分華裔選民依然是行動黨的鐵票,投給行動黨一票仍是他們的首選,因此林冠英在選後把行動黨之最終守住10個州議席自詡為“華裔選民對行動黨更是不離不棄,風雨同路”;他坦承,行動黨在選前不被看好,外界預測該黨會輸剩6席。

馬華火箭華人區對決

顯然地,行動黨及公正黨這回是靠華人票保住尊嚴,公正黨“破蛋”是由其華裔候選人張善深在武吉峇都州議席僅以137張多數票險勝國陣的國大黨候選人蘇巴亞。

自我標榜為多元種族政黨的行動黨卻派出12名華裔及2名巫裔候選人在城市地區,主攻華人選區或華裔選民為主的混合選區,與國陣的華人政黨馬華對決,可說是極為反諷。

行動黨在多數票比上屆大幅度下降的情況下,保住其中10個以華裔選民為主的州議席包括巫裔女候選人瑪麗娜所守土的士姑來,但丟掉1個華人選區和3個混合選區,皆被馬華收復。

輸掉4個州議席後,行動黨仍把敗因歸咎於投票率偏低,甚至聲稱若能有多一個星期的競選期,相信該黨可順利保住有關議席,卻拒絕面對華裔選票漸告回流國陣尤其是馬華,行動黨在華人選區不再存有絕對優勢的事實,儼如“駱駝把頭埋在沙堆裡”。

無論如何,作為以“多元”包裝的華基政黨,行動黨預料於來屆全國大選仍將獨沽一味地靠華人選票救命和維生。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