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沙菲益須防血壓飆高

論國盟被指加緊密謀策動沙巴再度“變天”這回是否來真的,沙巴首席部長沙菲益的血壓近來想必會再飆高,尤其是在他獲悉其政壇宿敵慕沙阿曼擺脫貪腐官司的瞬間。

Advertisement

就在上週二,由於總檢察署撤控,吉隆坡高庭宣判前沙巴首席部長慕沙阿曼無罪釋放。這位在國陣前朝曾掌權長達15年的沙巴巫統強人,原本共面對涉及伐木特許經營權弊案的30項貪污及16項洗黑錢控狀,涉及款項總額高達3億8400萬令吉。

不只是沙菲益,相信由民興黨主導的沙巴州聯合政府也有同感,若非國盟從“後門”入主布城,慕沙阿曼仍須繼續受審,而不可能輕易脫罪恢復自由身,更遑論有機會在沙巴政壇東山再起。

但話又說回來,若非希盟於2018年“509”大選推翻納吉政權,一度遭反貪污委員會雷厲調查的沙菲益不知會否難逃被貪腐官司纏身的厄運。

記得在第14屆全國大選之前,退出巫統而回到沙巴成立人民復興黨的沙菲益,因被指2009至2016年擔任國陣中央政權的鄉村及區域發展部長期間,捲入沙巴75億令吉鄉區扶貧和惠民計劃被“私吞”15億令吉撥款的巨貪案,結果於2017年10月19日遭反貪會扣查,當晚卻因血壓突然飆高,送院救治。

再說回自希盟政權於今年2月被逐出布城以來,國盟乘“勝”追擊,相繼重奪柔佛、馬六甲、霹靂和吉打4州的執政權,而國陣總秘書安努亞慕沙在吉打州務大臣慕克力第二度“被辭職”後直言,國盟將再接再厲,確保“陸續有來”,意味或有一兩個州屬的希盟政權會跟隨垮台。

一般推測,以沙菲益為首的沙巴州聯合政府可能淪為國盟下一個奪權目標,而最近有多名民興黨州議員即將集體出走的傳聞甚囂塵上,甚至繪聲繪影地直指這個“風下之鄉”預料於7月再度“變天”。

與此同時,盛傳也有民興黨國會議員被“收買”過檔國盟,以穩定首相慕尤丁在下議院的支持力量;沙菲益日前揭露,曾是國陣前朝外交部長的前金馬利國會議員阿尼法試圖向民興黨挖角,多番遊說民興黨詩南區國會議員莫哈末丁退黨以支持國盟政權;儘管阿尼法否認此事,也是前旅遊部長的莫哈末丁承認他有被拉攏倒戈民興黨,但他矢言不為所動。

在沙菲益安排下,絕大多數民興黨的國州議員公開表明不會退黨,並持續支持沙巴州聯合政府;沙菲益譴責有關方面企圖以高職和金錢收買執政黨議員,以遂彼輩奪權陰謀,他聲稱不擔心執政黨議員會受利誘而變節,因為他們堅定抗拒骯髒的政治貪污文化,堅決不做“政治青蛙”。

但極為反諷的是,沙菲益比任何人更清楚,他當年正是在“政治青蛙”助力下,才一舉把慕沙阿曼拉下台,而償願登上沙巴首席部長寶座。

話說大選成績揭曉後,沙巴出現懸峙州議會,經過民興黨與國陣兩個政治集團你爭我奪,伺機待價而沽的“政治青蛙”竟成為“造王者”。

“政治青蛙”可撼倒沙菲益

隨着多名國陣州議員尤其是巫統的“政治青蛙”跳槽至民興黨,不僅頓使慕沙阿曼五連任沙首長夢碎,也讓沙菲益成功伙同希盟和民統組成沙巴州聯合政府,從而終結國陣在這個“政治定存州”的長期統治。

換句話說,在幾十年盛產“政治青蛙”,流行跳槽文化的沙巴,具有政治原則與政治操守的朝野政客可說寥寥無幾,所以沙菲益這回聲稱“民興黨人民代議士厭惡金錢政治,不輕易被利誘”,顯然是自欺欺人,尤其他曾是跳槽文化最大受惠者之一。

一度險被敦馬哈迪所操控的“蛙軍”摧毀的沙巴巫統,自重創民興黨而贏得金馬利國席補選後,如今似已起死回生,而一旦這回輪到國盟策動“政治青蛙”再攪局,助力慕沙阿曼打一場“復仇戰”,沙菲益不知會否淪為被“蛙軍”撼倒的“受害者”。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