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沙菲益還是火箭老板

沙巴看守首席部長沙菲益強勢主導民興黨+在沙巴州選舉的上陣議席分配後,看似沒獲公平對待的民主行動黨和人民公正黨所作出的反應顯然截然不同,這折射出這兩個盟黨在希盟+相互之間乃至與這位民興黨主席的關係,委實或多或少有所變化,且頗為微妙。

在上屆沙巴州選舉中,行動黨在其所競逐的7個州議席中,共贏得6席,戰績不俗,沙菲益這回卻僅讓“火箭”重返其所原有的7個選區包括曾失守的冰古區守土。

Advertisement

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之前曾透露,行動黨會向沙菲益要求增加行動黨所競逐的議席;他承認已經兩度會見沙菲益以討論沙巴州選舉,包括議席分配事宜。

直至沙菲益只維持分配7個議席予行動黨後,行動黨毫無異議地接受沙菲益對該黨“維持現狀”般的議席分配,不禁聯想林冠英乃至行動藉此機會“報恩”被指是“火箭老闆”的沙菲益。

話說行動黨於去年5月11日在2018年“509”大選落幕後的第8場,也是沙巴及東馬的第一場補選中,以狂勝的強勢成功捍衛山打根國會議席後,行動黨歸功於沙菲益傾全力為該黨代父守土的女候選人黃詩怡助選;林冠英指出,沙菲益親自沿戶拜票,並在許多行動黨的造勢場次中發表演講,尤其是他於投票日前夕的最後一晚競選活動,在傾盆大雨中沒有撐傘地講足45分鐘,頓使山打根選民包括馬來選民被其熱情感動,而身為巴瑤族和蘇祿族後裔的沙菲益向土著穆斯林表明,他們投選黃詩怡,就等於投選沙菲益。

林冠英當時認為,山打根選民全力支持與信任“我的沙巴老板”(Sabah Bossku),乃另一個促成行動黨成功守土的原因。

由此看來,林冠英所讚譽的“真正的沙巴老闆”,其實是行動黨在沙巴的“真正老闆”,他這回因而像是“一飯之恩,當以泉水湧報”般呼吁沙巴選民投選由沙菲益領導的民興黨。

再者,行動黨與在沙巴扎根不深,但意外地“掙”得角逐一個議席的國家誠信黨,同意統一採用民興黨標誌上陣,而公正黨和民統黨則堅持使用各自的標誌出戰。

相對之下,原本力爭上陣14個議席的公正黨只獲分配7席,比上屆沙巴州選舉減少1席;沙菲益“打臉”般直指原可增多1席給公正黨,但對方要求太多,他毫不諱言,公正黨在上屆沙巴州選舉只勝選2席,現在不是顧及黨尊嚴問題,而是須讓有勝算的候選人上陣,為民興黨+打勝仗。

顯然缺乏向沙菲益力爭更多上陣議席的“本錢”(政治實力),沙巴乃至中央公正黨不得不把“黨尊嚴”暫擱一旁,別無抉擇地“滿足”於7席的“施捨”,只能“知恥者勇”般力拚漂亮的戰績,向沙菲益“還以顏色”。

有跡象顯示,隨着一度認同沙菲益為希盟+第三位首相人選以來,行動黨與誠信黨這麼多年來一貫堅決力挺安華的立場漸告軟化,大不如前。

行動黨誠信黨“押注”沙菲益

林冠英和誠信黨主席莫哈末沙布曾證實,兩黨與民興黨和敦馬哈迪在今年6月25日的一項非正式會議上,由林冠英建議,莫哈末沙布附議,推荐沙菲益為在野黨首相人選,以化解敦馬與安華在此課題上的僵局。

他倆也補充,不論是安華或沙菲益,只要任何一人能以109個國會議席為基礎,往上爭取超過112席或以上的支持,就應獲得拜相領導聯合政府的機會。

隨着在沙巴州選舉中和民興黨“綁”在一起,行動黨與誠信黨被質疑試圖把兩黨的命運“押注”在沙菲益的身上。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