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沙菲益不再是“火箭”老板

柔佛州選在即,甫西渡馬來半島2個多月的沙巴人民復興黨(民興黨)決定在這場選戰初演“首秀”,且宣稱“志在勝選不志在參選”,與其說是雄心勃勃志氣高,不如更像是不自量力口氣大。

身為民興黨主席的前沙巴首席部長沙菲益日前走訪柔佛探軍情後說,民興黨將在初步被鑑定有機會勝選的選區上陣,包括柔南的百萬鎮、柔北的彼咯和柔中的居鑾區任何一個州議席。

Advertisement

似已與希盟分道揚鑣的民興黨這回有限度在柔佛州選所角逐的州議席,顯然是瞄準希盟的人民公正黨和民主行動黨所上陣或再度守土的選區,這對曾吹捧沙菲益為行動黨“老板”的行動黨情何以堪。

話說行動黨於2019年5月的沙巴山打根補選中以狂勝的姿態捍衛這個國會議席後,林冠英認為山打根選民全力支持與信任“我的沙巴老板”(Sabah Bossku)沙菲益,乃促成行動黨成功守土的原因之一,而林吉祥也表示“行動黨在山打根取得美妙的勝利足以證明沙菲益是沙巴真正的老板,而不是那位‘假’老板納吉”。

民興黨自我打臉

或是因為如此,即使沙菲益於前年9月的沙巴閃電州選舉輸掉沙巴州政權,但行動黨與民興黨的關係並未出現變數,甚至敦馬哈迪一度拋出所謂“沙安慕配”的新組合,即推舉沙菲益為希盟++首相人選,而公正黨主席安華和敦馬兒子慕克力分別出任第一及第二副首相。

據知,行動黨當時雖抱持“曖昧”態度,但被質疑不排除較傾向支持其“老板”沙菲益在希盟一旦再度入主布城出任首相。

無論如何,民興黨如今獨立征戰,此舉或反映出它與希盟“再見也不是朋友” ,甚至被指與也是自行上陣的祖國鬥士黨在這場選戰中意圖分散希盟的選票,敵友不分地助力執政陣營的國陣或國盟贏得柔佛州選舉。

沙菲益直言他意識到選舉不能依靠已失去選民支持的政黨,而人民也已摒棄希盟,若投票率低反映人民因沒有選擇而不願投票,那麼民興黨能為人民提供另一個選擇。

民興黨之所以選擇柔佛州選舉“試水溫”,看來是因為柔佛(據知在巴西古當)擁有一定數量旅居西馬半島沙巴人,再加上之前曾聲稱協助民興黨在馬來半島登陸的大馬民主聯合陣線(MUDA)也首次參選,民興黨可望獲得MUDA的支援。

不知是否擔憂作為沙巴本土政黨的民興黨難以被西馬選民接受,沙菲益指任何在大馬的政黨皆屬於所有大馬人,可在任何州屬參選,意味不應把民興黨視為來自沙巴的“外來政黨”。

但沙菲益顯然是“選擇性失憶”,因為儘管民興黨於2018年“509”大選與希盟的行動黨和公正黨成為“合作伙伴”而聯合執政沙巴,但行動黨和公正黨包括早已東渡沙巴許久的巫統長期來在這個“風下之鄉”被標簽為“外來”政黨;再者,當敦馬二度拜相後被指違諾而讓土著團結黨東渡沙巴,時任沙巴首長兼民興黨主席的沙菲益在形勢比人強之下,不得不帶“傷”(民興黨領袖抨擊敦馬“背後插刀”)接受未能力阻又一個西馬政黨在沙巴“插旗”的事實。

沙菲益在2018年“509”大選後靠一批從巫統過檔的“政治青蛙”助力上台,卻於2019年被一批據知遭前沙巴首席部長慕沙阿曼“收買”的政治青蛙“反噬”,結果被迫提前解散州議會,但在閃電州選舉中垮台,頓使他一再咬牙切齒地矢言民興黨絕不再收容“政治青蛙”,詎料西渡的民興黨如今在西馬大開門戶招攬“政治青蛙”,儼如淪為另一個“政治青蛙大聯盟”,自行打臉,極為反諷。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