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

【歲月劉聲】民興黨+趁亂撿到鎗

首相慕尤丁於沙巴州選舉提名日前夕和當天,再度飛赴這個“風下之鄉”的首府亞庇以實地了解“軍情”後,不知會否頗感“有”虛此行,且似嚐透被所謂自己人“打臉”的滋味。

再者,也是土著團結黨總裁兼國盟主席的慕尤丁所倡組的“沙巴人民聯盟”(沙盟)在沙巴州選舉甫掀開戰幔,疑因未戰先亂,而讓民興黨+的選情像是撿到槍般取得“開門紅”。

Advertisement

沙盟的“亂源”在於其一國盟、國陣和沙巴團結黨所角逐的部分議席重疊而釀成“自己人打自己人”;其二,仍未贏得州選舉就迫不及待地“爭奪”沙巴首席部長寶座。

經過選區重新劃分後,沙巴州議席已從原有的60席增至73席,沙巴朝野的政黨聯盟各成員或友黨莫不以“本黨在某某選區較具或更具勝算”為由,力爭競逐更多州議席,致使議席分配談判的進程一度陷僵。

尤其是國陣的沙巴巫統曾揚言競逐所有傳統選區,當中包括因8名原任州議員跳槽至沙巴土團黨而被“搶走”的議席,而沙巴土團黨放話征戰33席,但據知巫統反嗆土團黨最多只能贏得區區的3席,至於沙巴團結黨則宣稱要上陣30席。

顯然地,國盟、國陣和沙巴團結黨皆“志”在贏得最多議席,冀在一旦奪得沙巴江山後,成為沙盟的最大黨,進而主導沙巴州政權。

對慕尤丁和布城執政陣營來說,不願意看到有關議席分配談判僵持不下,未能達致沙盟“一對一”挑戰民興黨+的協議,其結果不僅因分散選票或互扯後腿而讓民興黨+坐收漁翁之利,甚至使贏取沙巴州選舉的大計“功敗垂成”。

或是因為這樣,日理萬機的慕尤丁於提名日的前夕抽身再度飛往亞庇,親自會晤國盟、國陣和沙巴團結黨領袖,盡最後一分鐘的斡旋,以說服他們顧全大局,儘快解決議席重疊的課題;據知國盟和國陣同意作出妥協,沙巴團結黨卻拒絕讓步。

儘管慕尤丁於提名日當天“突然”宣佈,國盟、國陣和沙巴團結黨已達致共識和協議,成立沙巴人民聯盟以共同對抗民興黨+;詎料言猶在耳,沙盟被發現至少在17個所競逐的州議席“同室操戈”。

之前堅持至少上陣15席的沙巴團結黨竟競逐22席,其署理主席拉丁馬里認為此乃“友誼賽”,有助確保國盟全勝,得以鞏固國盟在沙巴的地位,結果被國盟的立新黨主席傑菲里吉丁岸厲斥沙巴團結黨背信棄義,違反在議席分配談判中所取得的共識。

未贏州選就爭做沙巴首長

在避免沙盟與友黨“自相殘殺”不遂後,慕尤丁於提名日當天為沙巴土團黨主席哈芝芝諾打氣時所作出的宣佈也在沙盟內部引起爭議,他宣佈若沙盟奪下沙巴州政權,哈芝芝諾將是土團黨的沙巴首長人選;他表示,只要國盟和國陣各成員黨以及其他友黨同意,哈芝芝諾出任沙巴首長就不成問題。

慕尤丁“一言既出”,就很快了解他推薦哈芝芝諾為未來的沙巴首長“有問題”,預料將會掀波;巫統兼國陣主席阿末扎希直言,待沙盟贏得足夠的州議席,才來說沙巴首長人選,而巫統副主席依斯邁沙比利奉勸,國陣和盟黨在現階段應專注於沙巴州選舉,切勿“糾纏”在沙巴首長人選的課題上。

阿末扎希之前已表明,一旦贏得沙巴州選舉,國陣、國盟和友黨才在執政陣營的州議員中推選沙巴首長。

相對於民興黨+毫無爭議地推舉領軍的民興黨主席沙菲益為沙巴首長人選,沙盟目前委實難以確定可被各成員及友黨所一致接受的沙巴首長人選,所以慕尤丁的建議若在沙盟引發分歧和矛盾,恐將對沙盟的選情帶來負面的政治效應。

“升級”為沙巴首長人選的蘇拉曼選區陷入三角戰,若他不幸淪為朝野“非擊敗不可”的目標,那麼慕尤丁“愛”他反而“害”了他,這不啻是殘酷的政治現實。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