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楊祖強與林桂億

看來並非“事不關己”,假設楊祖強甫獲悉林桂億有官可當,他想必會“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Advertisement

林桂億這回“榮升”為吉打州行政議員,對無緣“復任”霹靂州行政議員的楊祖強來說,到底有何干係呢?

可“確定”的是,楊祖強和林桂億先後退出民主行動黨及人民公正黨,而倒戈希盟,分別被指為壓垮霹靂希盟政權和吉打希盟──土著團結黨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

隨着“親阿茲敏派系分子”的公正黨西塘區州議員林桂億和魯乃區州議員阿茲曼聯袂退黨,表明以獨立州議員的身分支持國盟,以及4名所謂“在朝派”土團黨州議員也選邊靠向國盟,頓使慕克力領導的吉打希盟──土團黨政權於本月12日垮台。

在吉打再度“變天”後,由伊斯蘭黨主導吉打國盟政權,而身為吉打伊黨聯委會署理主席的仁那里區州議員莫哈末沙努西受委為第14任吉打州務大臣,他組成的10人吉打行政議會(伊黨4、土團黨3、獨立州議員2及巫統1),林桂億和阿茲曼雙雙上榜,被視為莫哈末沙努西對他倆助力國盟重奪吉打江山,而論功行賞。

林桂億成為唯一的華裔吉打州行政議員,據知他將掌管州內的房屋、環境、社會團結、華裔和暹羅裔事務委員會。

哪怕是“笑罵由人”,甚至被狠批為公正黨及希盟的“叛徒”,林桂億或許仍滿意於本身從政這麼多年,如今掙回他在希盟上台後也不曾享有他認為所應得的“政治利益”。

林桂億和楊祖強在退黨後皆聲稱成為支持國盟的“獨立議員”,並未選擇加入組成國盟的任何一個政黨,因而矢口否認他們是“政治青蛙”,不知會否自恃無需愧對或有負選民的委托。

隨着公正黨近來展開大規模的“清黨”行動,一批又一批被指為阿茲敏派系的各級領袖、幹部和黨員相繼被凍結或開除黨籍,有者自行“出走”,所以林桂億和阿茲曼拂袖而去的傳聞早已甚囂塵上。

林桂億在這之前曾公開抨擊公正黨“清理門戶”,他甚至嗆聲公正黨領導層,是否不敢祭出黨紀對付身為人民代議士的他,只因擔心斷送吉打政權。

無論如何,再度只擔任半屆吉打州務大臣,不幸黯然下台的慕克力厲斥變節的州議員,並放話不會原諒和再接納“回鍋”的叛徒。

據了解,任何公正黨國、州議員在參加大選前皆“簽約”宣誓效忠黨,而一旦退黨或跳槽,則須賠償1000萬令吉;但仍有公正黨議員“冒險”出走,原因或是其一背後的利益比“毀約金”更誘人,其二至今仍不見任何“毀約”議員被公正黨興訟索償。

相對林桂億“春風得意”地躋身官場,目前只保住霹靂端洛區州議員,日盼夜想再當高官的楊祖強,此時此刻不知會否頗感失落甚至沮喪不已,但他顯然仍期待霹靂州務大臣阿末法依沙回心轉意地賞他“一官半職”。

霹靂國盟組純馬來人政權

就在吉打再“變天”的同一天,阿末法依沙決定填補10人霹靂州行政議會的3個名額,全歸巫統,意味至今仍被“性侵印尼女佣”案纏身的楊祖強再當高官的一線希望頓告破滅。

話說霹靂甫再“變天”後,楊祖強曾直言,若他再度受委為行政議員,他會接受,因為霹靂州行政議會應有一位華裔代表,以掌管華人新村和非伊斯蘭事務。

如今再當高官的一廂情願落空,楊祖強聲稱,此舉足以證明他並非戀棧權力及不捨行政議員而退出行動黨。

但楊祖強很快像是“打臉”自己地表示,若受委為霹靂州務大臣的顧問,他將會欣然接受。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