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梁維泮就這樣走了

梁維泮悄然辭世,在入土3個多月後才傳出死訊。

Advertisement

據了解,這位曾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捲入馬華“梁陳黨爭”的前代總會長是於今年3月5日安息,享年81歲。

馬華總會長魏家祥上週五在該黨中委會會議上,率領領導層向梁維泮默哀,但對於大部分現任及新生代馬華領袖來說,由於並未涉及當年那場“梁陳黨爭”,他們此時此刻若對這位從政以來頗具爭議的前馬華強人感到陌生,看來也不足為奇。

相對地,他們或會熟悉這場馬華創黨以來最嚴重黨爭的另一位主角陳群川的臉孔,因為他至今不時在社交場所出現,近幾年也曾應邀出席馬華常年全國大會開幕禮。

梁維泮,這個在朝野及公眾視線“消失”了幾十年的名字,如今在他辭世後“重現”,不知會否勾起不少老報人尤其是曾在《馬來亞通報》編採部任職的那些年“不堪回首”回憶。

《馬來亞通報》當年被馬華收購後被標簽為“黨報”,而“梁陳黨爭”爆發後,由於該報管理層由梁維泮當權派掌控,頓使編採部在處理“梁陳黨爭”新聞時所堅守的專業精神和新聞操守,面對極大挑戰與考驗。

記憶猶新的是,“梁陳黨爭”持續近2年期間,新聞輿論大多傾向陳群川挑戰派,尤其是一些被指親陳派的所謂“小報”或“三日刊”一面倒地為陳派的“奪權”行動造勢,肆意把被揶揄為“牛一般”的梁維泮鬥倒鬥臭。

“梁陳黨爭”的爆發,馬華第四任總會長李三春被指委實難辭其咎,事緣他於1982年全國大選直搗反對黨強區芙蓉國會議席,氣走民主行動黨全國主席曾敏興(時任行動黨秘書長林吉祥被指臨陣退縮,怯戰李三春),並領軍馬華成功挽回華裔支持而在全國尤其是華裔選區取得輝煌勝利,詎料於翌年3月突然呈辭馬華總會長、內閣部長及芙蓉區國會議員等官位,頓使馬華領導層出現“真空”狀態,進而埋下幾乎導致馬華陷入“萬劫不復”的極度慘烈權鬥爆發點。 

(另一位梁派大將麥漢錦被指涉及製造“馬華幽靈黨員”醜聞,當時也遭狠批為“梁陳黨爭”始作俑者,他於2015年4月13日辭世,享年76歲。)

隨着李三春“離奇”引退,梁維泮遂以時任署理總會長身份出任代總會長後不久,就與人氣及聲望在政壇和華社“如日中天”的陳群川及其領導的挑戰派,展開馬華領導權爭奪戰,纏鬥的雙方拚得“你死我活”,甚至一再鬧上法庭;期間,向陳派“開鍘”的梁維泮曾毫不手軟地一口氣把14名黨領袖包括陳群川、李金獅、林良實、紀永輝、黃木良、黃俊傑和黃循營等逐出馬華,頓時掀起軒然巨波,朝野及華社為之嘩然。

或因當權派對來自有關方面化解黨爭方案抱持毫不妥協態度,因而觸怒巫統及國陣高層,結果梁維泮遭時任首相馬哈迪革除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職。

梁陳皆淪為馬華黨爭“輸家” 

直至時任國陣總秘書嘉化峇峇奉命以“馬華臨時總會長”名義介入斡旋後,馬華於1985年11月召開“特大”化解這場黨爭,結果陳派在黨中央改選中取得全勝,梁維泮黯然下台,而被喻為“華社救星”,力推“政經合一”的陳群川當選為第五任總會長。

正是“片刻春風得意;未知景物朦朧”,陳群川因涉及商業罪案而先後在新加坡和大馬鋃鐺入獄,被迫辭去霹靂務邊區國會議員,也淪為“短命”馬華總會長,大起大落地在政壇“殞落”。

梁維泮被指性格剛毅堅定(或是剛愎自用)、言行坦率,但被形容具有政治原則的“政壇君子”,他堅決主張“政經分開”,嚴防政商利益掛勾而衍生裙帶及貪腐風氣;他下台後從不發任何惡言,也未搞任何破壞或反撲,從此淡出政壇,不問政事,罕再公開露面,近乎消聲匿跡。

可以這麼說,“梁陳黨爭”沒有真正的“贏家”,而梁維泮、陳群川乃至馬華皆淪為“大輸家”。

“梁陳黨爭”雖告落幕,但在過後的一段長時期,馬華不時爆發黨爭,似乎成了常態,因而付出遭華社唾棄的慘重代價,尤其是在多屆大選中受重挫,以魏家祥為首的現代領導層理應吸取經驗教訓,以免重蹈覆轍。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