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柔佛州選巫統或難償願

巫統法庭幫被指涉及策動的本屆柔佛州選舉將於明日舉行,或因出現某些不確定的因素,這場選戰的投票結果直至最後關頭,看來朝野皆難以作出“精準”的預測。

套一句老話“人人有信心,個個沒把握”,這場選戰提名後,隨着各黨14天的競選活動漸進展開,即使全面對決的國陣、國盟和希盟不得不重新評估各自的勝算,尤其是能否贏得這場被視為第15屆全國大選的前哨戰。

Advertisement

在這之前,聲稱國陣尤其是巫統的支持率持續提升,以及華裔選民有跡象顯示回流國陣,巫統兼國陣主席阿末扎希預計國陣可勝選56個州議席中的38席,進而以2/3大多數議席的絕對優勢組建“穩定”的柔佛州政府。

但最新的趨勢卻傳達不同訊息,國陣雖被看好有望在柔佛州選舉繼馬六甲州選舉之後再度報捷,但若要取得2/3議席,顯然難度高,不易達成既訂的目標。

對大多數柔佛人民尤其是各族選民來說,他們想必會期待這場選戰能產生一個“穩定多數”的州政府,避免再度出現“簡單少數”的執政局面,這樣才有利重振州內被指停滯的社會與經濟發展,以及專注於改善民生。

這意味,新屆州政府也需要有建設性和負責任的反對黨監督和制衡,確保執政黨如實行政,兌現競選承諾,這將取決於柔佛選民如何明智地投票。

無論如何,國陣尤其是巫統勢必卯足全力以贏得柔佛州選舉,且要勝得漂亮,這才能迎合巫統法庭幫策動這場選戰的政治動機,即進一步施壓首相依斯邁沙比利提前解散國會,為第15屆全國大選鋪路。

再者,巫統更不放過在這個巫統發源地持續追擊前首相慕尤丁,以期重創甚至一舉殲滅由他領軍的土著團結黨及國盟,以絕後患。

身為土團黨總裁兼國盟主席的慕尤丁這回以“專注於全國事務”為由(慕尤丁也是巴莪國會議員),而放棄再度重返甘蜜州選區守土,卻被其政敵揶揄他怯戰。

巫統之所以信心滿滿自有其盤算,國陣若要取得2/3多數議席,至少須爭取到60%馬來選票及30%至35%非巫裔選票,所以國陣一再揚言可贏獲2/3議席,但巫統在馬六甲州選舉只獲約40%馬來票,而華裔選票則未明顯地回流國陣,顯然是對其支持者信心喊話,也是向國盟和希盟施加心理戰。

令巫統堪憂的是,巫統在所角逐的州議席皆面對土團黨和祖國鬥士黨分散馬來票,足以影響巫統的勝算,以及向來被視為巫統大票倉的聯邦土地發展局(FELDA)墾殖民的投票傾向難以捉摸,再加上非巫裔選民的支持率仍不足。

BossKu替馬華助選或幫倒忙

根據報導,在這場選戰中逐步向巫統反撲的慕尤丁近日來直搗FELDA墾殖區,試圖搶走巫統的鐵票,他甚至承諾一旦國盟執政柔佛,將一筆勾銷墾殖民的債務;在這之前,慕尤丁翻出巫統法庭幫包括納吉和阿末扎希的貪腐惡行,呼吁柔佛選民勿讓“盜賊”再掌權。

已在SRC匯款弊案定罪判刑的納吉這回在柔佛州選舉再次刮起“BossKu(我的老板)”旋風,巫統看作是有助提振國陣的選情,但這位前首相頻頻為馬華候選人站台可能幫倒忙,嚇走中間選民,尤其是華裔選民極度厭惡貪腐、濫權,相信不少馬來選民也有同感。

由於柔佛州選舉是第四場在冠病疫情籠罩下舉行的選戰,一般認為防疫標準作業程序雖比馬六甲州選舉來得稍為“寬鬆”,仍一定程度為各政黨的競選運動設障,尤其是反對黨首當其衝,處於劣勢;更甚的是,冠病疫情仍未全面緩解的當兒,不少選民可能因擔憂病毒的威脅而卻步,再加上選民普遍對這對選戰表現冷感,致使投票率偏低,朝野咸認會因此受到影響。

對向來視華裔選票為基本盤的民主行動黨來說,當天華裔選民的投票率若偏低,肯定讓該黨的勝算大為打折,況且在新加坡工作的近20萬合格選民,以華裔居多返鄉投票的意願顯然不高。

最重要的是,在18歲公民首次可投票及自動登記選民的政策落實後,這批“新選民”的投票傾向將足以左右這場選戰的結果。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