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柔佛大臣出招穩政局

在其政治老巢恐將“失火”的傳聞再起之際,首相慕尤丁上週日不得不趕返柔佛當“超級消防員”,慶幸僅屬虛驚。

無獨有偶,這回在柔佛州議會“虛報火警”者,又是可被喻為政壇“攪屎棍”的前柔佛州務大臣奧斯曼沙比安。

Advertisement

話說上週五爆發霹靂國盟政權內訌,來自土著團結黨的霹靂州務大臣遭霹靂巫統與希盟聯手推翻後,奧斯曼隨即發表“報復論”,揚言柔佛土團黨州議員可以在刻在復會的柔佛州議會倒戈,扳倒來自巫統的柔佛州務大臣哈斯尼,以示“復仇”巫統。

他表示,就讓大家拭目以待會否在柔佛複製霹靂的“政變”,這也將取決於土團黨中央及首相慕尤丁的態度。

或是因為如此,傳聞上週日最後一天復會的柔佛州議會“可能有事情發生”,意指可能有土團黨州議員伺機發難,緊急動議向哈斯尼投不信任票,抑或否決當天三讀表決的2021年柔佛財政預算案,以變相向哈斯尼投不信任票。

有關傳聞甚囂塵上,乃完全可以理解,歸因於“霹靂政變”一度被聯想恐將引起“骨牌效應”,進而對其他由巫統或土團黨主導的州政權帶來相互“報復”的衝擊,尤其是在柔佛更易發生。

目前柔佛共有56名州議員,國盟佔29席即巫統14、土團黨12、國大黨2和伊斯蘭黨1,而27席歸希盟包括民主行動黨14、國家誠信黨9和人民公正黨4,這意味一旦土團黨與希盟聯手,“霹靂政變”是有機會在柔佛上演。

顯然為了顧全大局,不願意看到“霹靂政變”的負面效應若持續延燒而進一步激化土團黨與巫統的矛盾,進而影響國盟中央政權的穩定,也是甘密區州議員的慕尤丁上週日親臨柔佛州議會坐鎮,看來目的在於“震懾”當天可能出現的任何“異動”。

慕尤丁或感欣慰,他當天大部分時間參與的柔佛州議會最後一天會議,不僅哈斯尼沒有面對朝野臨時所提呈的不信任動議,而明年度柔佛財政預算案也無阻地三讀通過。

哈斯尼宣佈加碼撥款一次性5萬令吉給朝野州議員,用以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他甚至承諾將考慮各項由希盟州議員所提出的建議。

尤有進者,哈斯尼表示認同希盟對州政府來說並非外人,而是“策略性伙伴”,這也是為何在明年財案中,反對黨的選區撥款增至15萬令吉。

哈斯尼公開向反對黨陣營釋出善意,看來可望穩住其權位乃至柔佛的政局。

其實此乃奧斯曼第二次把柔佛州議會弄到“山雨欲來風滿樓”,彷彿唯恐柔佛政局不亂;記得奧斯曼上次涉及在8月的霹靂仕林州議席補選期間,毫無避忌地替代表祖國鬥士黨但以獨立人士身分上陣的執業律師阿米爾站台,結果在土團黨及國盟內掀波。

也是甘拔士州議員的奧斯曼一度於9月4日遭逐出土團黨,但他卻在不到3小時獲恢復黨籍,原因無他,土團黨煞車般“放過”奧斯曼,顯然出自避免柔佛可能再變天的政治考量,奧斯曼一旦“被退黨”後成為獨立州議員或跳槽至希盟任何一個成員黨,柔佛州議會將陷入朝野28席對28席的“懸峙”形勢,國盟恐將失去以“簡單多數議席”執政的地位,頓使州議會不得不提前解散,為州選舉鋪路。

認同希盟為策略性伙伴

當柔佛州議會於9月10日至13日復會,慕尤丁也曾現身以防柔佛國盟政權鬧“家變”,而遭反對黨有機可乘;據知當時柔佛國陣放棄動議撤換來自誠信黨的議長蘇海占,而暫時化解朝野對峙的局面。

極為反諷的是,奧斯曼頭回涉嫌勾結敵營“反”土團黨,次回卻以急先鋒的姿態護土團黨心切,鼓動“報復”盟友巫統,若他的“攪屎棍”本性難改,恐將於可預見的未來還會持續攪局,慕尤丁屆時想必再度懊惱不已。

或者可以說,奧斯曼既失寵於柔佛蘇丹也失勢於當時的布城當權者,以致僅在位11個多月就於去年4月8日“被辭職”,淪為希盟前朝第一位“落馬”的州務大臣,至今依然不甘寂寞,不時向朝野刷存在感。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