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敦馬晚節不保空悲切

在我國政壇叱吒逾半個世紀,且創紀錄兩度拜相的敦馬哈迪,顯然連他本身也沒想到竟在97歲高齡的晚年,蒙受其政治生涯的最大恥辱,頓使一世英名盡喪於瞬間。

敦馬若暗自思量,被他鬥倒鬥臭的納吉此時此刻正在偷笑和竊喜,他心中的感受極度難以形容,真的不是味道。

Advertisement

話說敦馬所創立的祖國鬥士黨這回初征本屆柔佛州選舉,來勢洶洶,調兵遣將上陣56個州議席中的42席,擺出並非“試水溫”,而是全攻56席的國陣和國盟,以及競逐50席的希盟對決,力拚上台執政。

其他首次參戰也宣稱把柔佛州選舉“試水溫”,包括西渡西馬的沙巴民興黨只角逐6席,而全民黨則上陣4席。

大病初癒仍在康復中的敦馬甚至拒聽醫囑,南下柔佛為選情告急似大勢已去的祖國鬥士黨候選人站台,他在助選時還揚言該黨可勝選“足以執政的議席”,也宣稱在選後願意與勝選的政黨結盟,以便有足夠的議席組成新屆柔佛州政府。

詎料上週六柔佛州選舉開票當晚,對敦馬來說卻是噩訊頻傳,祖國鬥士黨不僅全軍覆沒,甚至42名候選人一併輸掉競選按櫃金,慘不忍睹。

在我國議會選舉史上,單一政黨的全部候選人並非數名而是達數十名,悉數被沒收按櫃金,委實罕見,這個“紀錄”由祖國鬥士黨締造,對敦馬來說真是蒙羞至極。

最讓敦馬吃不消,極度不甘心的是,莫過於納吉儼如在這場選戰變相地成功向他“復仇”,也就是說敦馬於2018年“509”大選領軍希盟,一舉推翻曾統治我國長達61年的國陣政權,把被指實行“盜賊統治”的納吉逐出布城,包括導致向來被視為國陣“政治定存州”的巫統發源地柔佛首次“變天”,而如今在柔佛州選舉中,納吉不僅成為國陣的“超級助選員”,他再度掀起的所謂“BossKu”(我的老板)旋風一定程度地助力國陣尤其是巫統重奪柔佛江山,更不費吹灰之力“殲滅”敦馬賴以延續其政治生命的祖國鬥士黨,可說是對敦馬的“致命打擊”。

再者,在柔佛州選舉期間,敦馬持續窮追猛打已因貪腐被定罪判刑的納吉,呼吁柔佛選民否決“盜賊統治”捲土重來,但選舉結果顯示他們不聽敦馬“老人言”,反讓納吉伺機在這場儼如對他“公投”的這場選戰為本身“洗白”。

敦馬活在“曾風光一時”那些年

此外,這回代父督戰的祖國鬥士黨總裁慕克力之前曾宣稱,該黨將在柔佛州選舉主打敦馬兩度拜相,尤其是首次主政22年期間政績,以期爭取那些“飲水思源”的選民支持該黨,但該黨徹底被選民唾棄,顯示“敦馬效應”已告失靈,因為選民並不會像敦馬仍“活在曾風光無比的那些年”。

顯然地 ,祖國鬥士黨出師不利,潰不成軍,敦馬父子高估這個“新”黨的實力(甚至有意執政柔佛)尤其是在馬來選區的支持度,一口氣上陣42席,再加上誤判形勢,面對擁有來自州和中央強大執政資源,且選擇自行評估“最佳時機”提前舉行柔佛州選舉的國陣尤其是巫統,祖國鬥士黨竟拒與任何政黨或政治聯盟“合作”,在國陣、國盟和希盟夾擊下單打獨鬥,兵敗如山倒的厄運早註定。

更讓敦馬受重創的是,巫統繼馬六甲州選舉之後再度以狂勝的強勢重掌柔佛,不僅意味他第二度拜相的企圖通過他所成立的土著團結黨以瓦解巫統的強烈意願已告破碎。

隨著已被土團黨“拋棄”,敦馬未能“一統”馬來政治力量,不啻是其畢生的最大憾事,尤其是祖國鬥士黨的前景看來凶多吉少,再加上敦馬曾聲明不再參加來屆全國大選,那麼曾被揶揄“若老爸不是敦馬,他什麼都不是”的慕克力怎能撐住祖國鬥士黨不會於來屆全國大選“走入歷史”。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