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敦馬救不了鬥士黨

沒想到在創立後的短期間內,僅依賴敦馬哈迪和慕克力父子倆支撐的祖國鬥士黨初征柔佛州選舉,竟大陣仗地角逐56個州議席中的42席,成為上陣最多選區的單一政黨。

相對地,可想到的是這回專攻馬來選區,沒有任何大將壓陣的祖國鬥士黨在這場有如“試水溫”的選戰中,想必難以旗開得勝,甚至極可能潰不成軍。

Advertisement

即便身為祖國鬥士黨創黨主席的敦馬改變初衷而於上週南下柔佛為該黨候選人站台,顯然挽救不了該黨在競選期晉入半程仍無起色,持續處於劣勢選情,敗局似已無望改變。

97歲高齡的敦馬在去年12月、今年1月三度進入國家心臟中心治療,出院後醫生曾囑咐他勿到柔佛助選,若再次重病入院,後果不堪設想,尤其是長者易感染冠病;當初敦馬多次以發表公開信的方式遠距離督戰,並由慕克力以該黨總裁的身份代父領軍。

當時慕克力宣稱鬥士黨將主打敦馬兩度任相尤其是首次主政長達22年期間的政績,作出該黨競選的主軸,冀能吸引柔佛選民特別是“飲水思源”的馬來選民愛屋及烏般在這場選戰中投選鬥士黨。

如今看來,既然自信本身大病初癒後並未“完蛋”,敦馬或是逼於形勢所逼,尤其是選情有跡象告急,不得不“冒險”奔往柔佛州選舉的最前線,藉以激發全軍的鬥志及軍心。

在這場助選活動中,敦馬並未代表該黨向柔佛選民提出新論述,只獨沽一味地持續追擊涉及貪腐而淪為第一位被提控的前首相,且已定罪判刑的納吉。

無論如何,目睹“國陣超級助選員”納吉在柔佛州選舉所再度刮起的被指可轉化為選票的Boss Ku旋風,敦馬想必會別有一番“苦”味湧上心頭,不知是否一定程度地折射出一馬醜聞已成“過去式”。

祖國鬥士黨曾揚言“志”在贏得柔佛州選舉,但自信可勝選“足以執政的議席”的敦馬,如今卻改口表示該黨願意在選後與勝選的政黨結盟,以便有足夠的議席上台執政。

祖國鬥士黨一口氣上陣42個州議席,被指目的在於“刷存在感”,不會有太大作為,勢必難以尋求突破,甚至大多數候選人極可能保不住他們的競選按櫃金。

Boss Ku刮走敦馬助選效應

在國陣、國盟和希盟全面對決下,拒與任何政黨結盟或加入任何政黨陣線,祖國鬥士黨執意獨立出征柔佛州選舉,顯得勢單力薄,嚴缺選舉資源尤其是後勤支援,再加上也是首次參選的大馬民主聯合陣線(MUDA)、以及西渡西馬的沙巴人民復興黨(民興黨)來勢洶洶,續面對全民黨和獨立人士攪局,致使在政壇至今仍未打響知名度的祖國鬥士黨要在多角大混戰中殺出“一條血路”,看來比登天還難。

再者,在56個州議席中主攻42個馬來選區的祖國鬥士黨在爭取馬來選民的支持,預料會遇很大的阻力,難敵長期老樹盤根般深耕的巫統,相信也不是國盟的土團黨和伊斯蘭黨,以及希盟的人民公正黨的對手,況且作為巫統發源地的柔佛一度被視為國陣在西馬的“政治定存州”,也曾是土團黨總裁兼國盟主席慕尤丁的政治老巢,而於上屆大選推翻國陣前朝的希盟的支持基本盤不應被完全低估。

尤有進者,或因敦馬前後兩度任相期間(首次主政時曾修憲削王權,與馬來統治者尤其是柔佛王宮的關係並不“融洽”,柔佛州民據知對敦馬並無好感,相信會不利於祖國鬥士黨在這個州屬拓展其政治版圖,國陣和國盟將是最大的障礙。

可想像到的是,一旦祖國鬥士黨在柔佛州選舉蒙受重創,甚至全軍覆沒,晚節不保的敦馬不知會否不堪這重大打擊,因為這個“父子黨”恐將在來屆全國大選無望打一場“翻身仗”,最怕是看到以納吉為首的巫統法庭幫“笑”到最後。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