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敦馬字典無“道歉”

當敦馬哈迪不久前被“茅草行動”前扣留者在30年後繼續敦促他說聲“Sorry”或“對不起”時,他翻查其字典卻似乎找不到“道歉”這個字眼,而這位前首相最近面對大馬和印尼的武吉斯族群或後裔誓要他Minta Maaf後,他這回不知能否從其另一本字典突然發現“道歉”這個詞。

Advertisement

沒有任何跡象顯示敦馬願意改變其初哀,而對“茅草行動”大部分前扣留者及他們的家屬之“道歉”訴求乃至77個公民團體的聯署,給予正面的回應,他至今為止仍一如既往地把1987年10月27日所展開的大逮捕行動“罪責”完全推給警方尤其是時任全國總警長韓聶夫。看來毫無愧疚之意的他僅表示:“雖然當年發生的大逮捕及未審訊扣留並非出自我的決定,但我接受被責怪。”他也對扣留者遭虐待的違法事件感到遺憾。

一些政治評論員認為,倘若敦馬意識到“道歉”可以爭取選票,他或許會就“茅草行動”公開道歉,但對反對黨陣營來說,贏得大選的關鍵不在於敦馬在位時的人權記錄,更何況曾集體認同敦馬展開大逮捕的時任內閣成員,尤其是在引發當時局勢緊張中扮演另類角色的納吉,對大馬不幸出現這段最黑暗時期也難辭其咎。

相對之下,敦馬被指發表所謂“武吉斯海盜論”或“返武吉斯論”而引起日趨熾烈的爭議,且持續發酵,乃至不斷延燒,頓使這位土著團結黨兼希望聯盟榮譽主席,在受到武吉斯族群圍剿的同時,也觸怒具有武吉斯血統的雪蘭莪王室,頓使他正承受極大的政治與輿論壓力。

敦馬至今仍堅決否認他於10月14日在八打靈再也草場舉行的希盟愛國鋤盜集會上,發表侮辱和誣蔑武吉斯裔的言論。他聲稱,當時他只是抨擊“盜取國家錢財”的惡棍。(據知敦馬的原話是:“可能他是武吉斯海盜後裔,不懂他何以迷路來到大馬,回去印尼的蘇拉威島吧!”)

具有武吉斯血統的納吉被敦馬影射般抨擊後反嗆對方,並隱晦地再挑起敦馬的印度裔血統問題,也是巫統兼國陣大家長的納吉表示不想跟敦馬一般見識肆意發表“回老家論”。他說,“我沒有叫他回去哪裡,我才不叫他回去哪裡,因為我不想墮落到他的道德水平。”(記得副首相兼內政部長阿末扎希聲稱擁有“Mahathir anak lelaki Iskandar Kutty”的身份證資料,被解讀為影射敦馬的“印裔穆斯林Mamak”的背景那一陣子,似乎並沒有多少團體或人士挺身替敦馬叫屈,為他討回公道。)

警方開檔調查敦馬是否涉煽動

敦馬發表“武吉斯海盜論”後隨即掀起軒然巨波,國內武吉斯族群及組織群起抗議和報案,而雪蘭莪王室更是公開表示憤慨,厲斥敦馬不僅詆譭武吉斯族群,也間接侮辱雪州王室的祖裔,這種誣蔑言論可被視為煽動大馬人民憎恨武吉斯人,而可能引起騷亂;有鑑於此,雪州王室敦促警方援引1948年煽動法令去查辦敦馬,而全國總警長弗茲指出,警方已開檔調查此事件。

尤有進者,印尼的武吉斯族群也掀起抗議怒潮,身為武吉斯人的該國副總統尤素卡拉加入聲討的行列,印尼駐大馬大使再林則致函要求敦馬澄清其“武吉斯海盜論”。

由此看來,敦馬恐將陷入另一場政治風暴,而布城當權者預料會伺機在來屆全國大選之前加大對他追擊的力度。

文/劉漢良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