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敦馬“不缺席”柔佛州選

經過一波三折而於去年7月獲准註冊的祖國鬥士黨這回首次征戰柔佛州選舉,刻在療養和康復中的96歲高齡敦馬哈迪雖然未能親自領軍,但身為祖國鬥士黨創黨主席的這位前首相顯然不會“缺席”這場全國矚目的選戰,而會變相助選。

身為祖國鬥士黨總裁的敦馬兒子慕克力日前透露,該黨決定在柔佛州選舉不與任何政治陣營結盟,而將以自家旗幟獨立上陣,並角逐全柔50個州議席中的42個,主要攻打馬來選區。

Advertisement

這位曾“二起二落”的前任吉打州務大臣指出,祖國鬥士黨將在柔佛州選舉主打敦馬兩度任相尤其是首次主改的22年期間所展現的“政績”,冀能爭取到“飲水思源”的選民支持祖國鬥士黨。

在這方面,祖國鬥士黨狠批國陣前朝的執政無能和貪腐,結果導致一度被譽為“亞洲之虎”的大馬,如今竟淪為“亞洲蜥蜴”。

為了替祖國鬥士黨上下打氣,依然抱恙還需按時前往國家心臟中心復診的敦馬曾在臉書發佈致黨員公開信報平安,並表示歉意,因為他遺憾地無法與他們一起迎戰柔佛州選舉,但其精神與他們的任何行動同在;他強調,祖國鬥士黨這回參戰柔佛州選舉皆在阻止那些失信、貪污及刮取民膏自肥的政客重新掌權,再實行“盜賊統治”。

對慕克力和祖國鬥士黨來說,即使因健康問題而無法在柔佛州選舉亮相,敦馬依然是該黨所能倚賴的“競選王牌”,甚至是“致勝武器”,況且祖國鬥士黨的黨齡尚淺短,至今仍未能在柔佛打響其知名度,因此只有把敦馬與祖國鬥士黨劃上等號,營造“敦馬就是祖國鬥士黨,若支持敦馬就投選祖國鬥士黨”的競選氛圍,此舉或有助於催化祖國鬥士黨所處於劣勢的選情。

但無可否認,沒有敦馬親臨領軍,而交由慕克力督戰,即使把敦馬的肖像充作祖國鬥士黨的“海報人物”,該黨選情也不會被看好;若期待在柔佛這個巫統發源地,也被視為土著團結黨總裁兼國盟主席慕尤丁的政治老巢,撼倒這兩個強大的對手包括一度執政的希盟,不啻是一廂情願,更遑論奪取柔佛州政權。

鬥士黨對希盟“大帳篷”缺乏信心

再者,由於自詡是真正反對黨的祖國鬥士黨聲稱對希盟所倡議的“大帳篷”缺乏信心,甚至不認同希盟與現任政府簽署“政治穩定與轉型諒解備忘錄”,直指反對黨不應與執政陣營“同流合污”,堅持不選邊站,它更顯得勢孤力薄,在國陣、國盟及希盟夾擊下,或只能“敗事有餘”地分散或搶走反對黨的馬來選票,但恐將難逃潰不成軍的厄運。

其實,祖國鬥士黨的首戰是於前年8月舉行的霹靂仕林州議席補選中蒙受慘敗,當時仍未獲註冊的該黨派出執業律師阿米爾以獨立人士身份上陣守土,結果讓國陣的巫統收復該選區。

該說當時來自土著團結黨的柔佛前州務大臣奧斯曼沙比安不知何故竟公開為阿米爾站台,而險遭土團黨開除。

“詭異”的是,正因身為甘拔士州議員的奧斯曼沙比安於去年12月21日病逝,頓使柔佛政局不穩定,而讓國陣的巫統伺機策動柔佛州選舉提前舉行。

話又說回來,祖國鬥士黨猶如是敦馬和慕克力所合組的“父子黨”,正是因為該黨的政治命運繫於敦馬身上,所以他的健康將牽動祖國鬥士黨的生存,尤其是於來屆全國大選的成敗。

在一個月內三度入院治療後,身為浮羅交怡國會議員的敦馬這回不知會否頓悟“生命誠可貴”,而慎重考量是否持續參加來屆全國大選。

活著真好,敦馬何需因未能親身領軍祖國鬥士黨征戰柔佛州選舉,甚至可能無緣於來屆全國大選回到浮羅交怡守土而引以為憾呢?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