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慕尤丁怯戰柔州選?

前首相慕尤丁表明他將不會上陣柔佛州選舉,意味這位土著團結黨總裁兼國盟主席慕尤丁放棄尋求連任甘密區州議員,但他作出這個決定看來並不“意外”,哪怕被其政敵揶揄他“怕輸”。

對也是柔佛土團黨主席的慕尤丁來說,聲稱為了讓新人有機會上陣,而他本身則專注於黨和國會事務而無意再回到甘密州選區守土,不無理由;身兼柔佛巴莪區國會議員的慕尤丁在國盟前朝任相期間,當他以甘密區州議員的身份出席柔佛州議會會議,只能“尷尬”地當後座議員。

Advertisement

由於信心滿滿的巫統一旦如願贏得這場提前舉行的柔佛州選舉,而單獨執政,目前擔任看守州務大臣的哈斯尼預料將繼續掌舵柔佛州政權,而慕尤丁沒有理由繼續,因即使參選成功守住甘密州議席,他還是延續扮演後座議員的角色,那麼他再度上陣對他及巫統皆顯得毫無意義。

或是因為柔佛州選舉的結果攸關土團黨乃至國盟以及慕尤丁的政治命運,慕尤丁選擇全神貫注地領軍國盟尤其是土團黨在柔佛州選舉,傾全力挑戰以巫統為首的國陣,甚至“志”在奪取這個西馬最南端州屬的執政黨,土團黨和國盟領導權事前想必曾對形勢進行評估,才斷定慕尤丁不參選乃利多於弊,此舉至少有助於保住土團黨及國盟在柔佛的勢力。

但話又說回來,慕尤丁被指怯戰柔佛州選舉也並非純屬政敵對他的揶揄,因為他若再回到甘密選區守土,勝算並非十拿九穩;在2018年“509”大選,慕尤丁在三角戰中以3088張多數票力挫國陣的國大黨和伊斯蘭黨而當選,但當年在這個巫裔選民佔59.47%、華裔36.66%、印裔3.8%及其他0.06%的選區,而有跡象顯示慕尤丁若尋求連任,他一旦保不住於上次在希盟旗幟下所獲取的關鍵性華裔選票,並在國陣和希盟夾攻,勢必陷入苦戰,說不定會敗下陣來。

倘若慕尤丁在甘密一役陷入苦戰,則將讓他分身乏術地領軍土團黨和國盟征戰柔佛州選舉,甚至可能衝擊到土團黨乃至國盟的選情;更甚的是,慕尤丁一旦輸掉甘密州議席,其結果不僅重創慕尤丁本身的政治生命,也一定程度地撼動國盟尤其是土團黨在柔佛的基本盤,進而打擊國盟在柔佛今後的發展前景

專注領軍國盟征戰柔佛州選

再者慕尤丁仍須特別照顧其巴莪國會選區轄下的兩個州議席武吉哈逢及武吉巴西,在2018年“509”大選,武吉哈逢由當時仍在希盟的土團黨贏得,而武吉巴西則由伊黨勝選;其實在過去,這兩個州議席向來是巫統的傳統議席,它這回肯定傾全力奪回其政治堡疊

政治觀察者認為,在武吉哈逢和武吉巴西面對只可勝不可敗的強大壓力,而一旦輸掉這兩個州議席,慕尤丁若於來屆全國大選回到巴莪守土,其勝算恐將大為打折,甚至分分鐘可能陰溝裡翻船。

土團黨及伊黨於2018年全國大選在柔佛分別贏得14席和1席,這回土團黨、伊黨及民政黨在國盟旗幟下聯手全攻56個州議席,挑戰國陣及希盟,其他加入戰圍的預料還有統民黨、祖國鬥士黨、民興黨和全民黨。

全國選舉委員會仍未擇訂柔佛州選舉的提名和投票日期,但土團黨卻出師不利,該黨原任的優景區州議員瑪茲蘭和拉慶區州議員莫哈末依扎以“對慕尤丁失去信心及黨失去方向”為由,雙雙率先退黨,並表明有意重返巫統,他倆於2018年“509”大選後從巫統跳槽至土團黨。

眾所週知,這回成功推動柔佛州選舉,獨自上陣除了志在力爭重奪這個巫統發源地的執政黨,也伺機追擊慕尤丁,企圖一舉“殲滅”土團黨乃至國陣。

相對地,慕尤丁和土團黨已無退路,唯一選項只有持續聯手伊黨出征柔佛州選舉,抗擊國陣尤其是巫統,冀能保住國盟在柔佛的政治命脈,進而增添國盟迎戰來屆全國大選的政治本錢。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