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

【歲月劉聲】阿茲敏不願再“試婚”

自搞“喜來登政變”,助力國盟從“後門”入主布城,而與土著團結黨“同居”5個多月後,阿茲敏終於在一場盛大“婚禮”中,被身為首相的土團黨總裁慕尤丁“正式迎娶”入門。

這位人民公正黨前署理主席及其“死忠”追隨者從此有了“名份”,也有個可棲身的“家”,但他們今後能否安定、逍遙過日,目前看來仍言之過早,甚至可能吉凶難卜。

Advertisement

對一度險遭“男男性愛”醜聞重創其政治生涯的阿茲敏來說,從人民公正黨率員叛逃,一舉弄垮僅上台22個月的希盟政權,進而砸碎安華的首相夢,可視為他如今在土團黨乃至國盟延續其政治生命,力爭更上一層樓的最大政治本錢。

記得慕尤丁組成首個“獨缺副首相”的國盟政權內閣時,阿茲敏受委為掌管國際貿易及工業部的高級部長,位居4位高級部長之首,他獲授權當首相不在時,將代為主持內閣會議,並在必要時有權作出決定,可見其權位儼如有實無名的“副首相”;另3位高級部長為國防部長依斯邁沙比利(巫統)、工程部長法迪拉(砂拉越土著保守黨)及教育部長莫哈末拉茲基丁(土團黨)。

慕尤丁當時決定“懸空”副首相職,據知除了巫統和伊斯蘭黨競相爭奪而陷僵,兩黨也強烈力阻阿茲敏出任此官位。

無論如何,阿茲敏及其派系另9位國會議員,在過去幾個月以“獨立集團”的名義力挺慕尤丁任相,委實有助於國盟以“簡單多數議席”執政,並穩住這個極其脆弱的政權。

就在上週六,阿茲敏偕同一大批在人民公正黨主席安華展開的“清黨”行動中被開除或自動退黨的國、州議員,在一項所謂“國民大會”上,向慕尤丁移交他們在現場簽署的入黨申請表格,並由慕尤丁直接派發黨員證。

阿茲敏指出,由他支持成立的3個非政府組織即國家社區推動組織、國家女性組織及國家女青年推動組織的成員,也將加入土團黨。

這回阿茲敏團隊高姿態加入土團黨的“時間點”,正是際此國盟證實已向社團註冊局申請註冊,以及土團黨最高理事會同意接受“巫伊”的邀請加入“全民共識”,乃至有跡象顯示可能“閃電”舉行全國大選,這不啻是阿茲敏團隊之所以急尋一個政治歸宿的背景與原因。

隨着被慕尤丁逐出土團黨的前首相兼該黨主席敦馬哈迪創立“祖國鬥士黨”,致使土團黨掀起一波又一波退黨潮,阿茲敏團隊此時此刻集體跳槽至土團黨,一定程度有助舒緩慕尤丁所可能面對的壓力,也形同向政敵尤其是敦馬“示威”。

在所謂“國民大會”上,阿茲敏不忘試圖洗刷本身淪為公正黨乃至希盟“大叛徒”的罵名,否認涉及策動“喜來登政變”,他辯稱“那是策略性行動,乃對國家進程的最好安排,從不可能變成可能”,而身為阿茲敏陣營主將的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祖萊達否認他們是“政治青蛙”,她引用英國首相邱吉爾所說的“只要方向正確,跳黨並沒有錯”。

劉華才嗟嘆“新郎不是我”

被指一度寄望阿茲敏團隊尤其是在公正黨失勢的華、印裔領袖及黨員加盟民政黨的該黨主席劉華才,這回想必會嗟嘆“愛人出嫁了,但新郎不是我”,因為慕尤丁指出,在阿茲敏建議下,土團黨將修改黨章,成立新的臂膀組織,開拓多元政治的藍海策略,俾吸引非馬來人和非穆斯林入黨,成為“附屬”黨員,可允許擔任黨職。

土團黨將成立一個以最高理事會萊士雅丁為首的委員會,探討有關建議,把報告呈給最高理事會,再召開旨在鞏固黨實力的“特大”通過修改黨章,加以落實。

話又說回來,政治觀察者認為,阿茲敏團隊加入表面上壯大土團黨,但或會帶來負面的政治效應,頓使土團黨與國盟盟黨因談判大選議席分配而陷入的僵局更趨複雜,黨內浮上檯面的矛盾越形尖銳,再使土團黨不穩,甚至醞釀分裂。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