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希盟無需再兌現駁仄

執政不到半屆就瞬間垮台,希盟政權淪為我國獨立以來“最短命”的統治集團後,它不知是否慶幸再也無需兌現其大選宣言所許下的所有承諾,包括關閉最近悄然獲准更新營運執照為期3年的關丹萊納斯稀土廠。

大馬再度“變天”後,丟掉財政部長的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透露他與敦馬會面時,對方曾拒絕保證履行希盟大選宣言中的承諾。(當時希盟仍力爭保住布城。)

隨着2020年伊始,我國不幸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的入侵,官民有須共同防疫抗疫;更甚的是,希盟政權被另類政變推翻後而引爆持續延燒的政治權鬥,結果轉移了對萊納斯課題極可能再掀更大爭議的焦點和視線。

在遭逐出布城後,希盟政權第一個內閣的全體正、副部長變相被集體“炒魷”,讓僅在任一年多的能源、工藝、科學、氣候變化及環境部長楊美盈這回在萊納斯課題一旦再度掀波,也可避免面對輿論的壓力,而即將初為人母的她相信已回到其豪宅,安心待產。

無論如何,萊納斯稀土廠的營運執照是在希盟政權垮台前再獲准延長3年,楊美盈仍須被“問責”,而敦馬掌舵的內閣怎能再度“詐騙”國人卻無需受到追究它為了“經濟利益”而罔顧人民的健康和安全。

不知何故,像於今年1月底單方面披露彭亨州政府已同意萊納斯稀土廠在武吉吉膽偏遠地區,建立永久廢料儲存槽設施(PDF),以處理儲存水瀝濾淨化固體廢料(WLP)那樣,萊納斯這回也是自行宣佈其關丹稀土廠已獲原子能執照局更新3年的營運執照,但希盟政權尤其是楊美盈直至垮台前,仍未對此作出正式交代。

希盟政權內閣曾於去年8月14日議決在附帶3項“嚴苛”條件下,允許萊納斯稀土廠更新其營運執照為期6個月,而被指在萊納斯事件中扮演“失敗者”角色的楊美盈當時承認“有關更新萊納斯營運執照乃內閣的共識,所達成的決定不是最好的,卻肯定比現狀好”。

但無論如何,此舉不僅意味希盟政權又一次公然違背其關閉萊納斯稀土廠的大選承諾,也赤裸裸地暴露希盟各成員黨尤其是在野時曾站在反萊納斯運動及環保鬥爭最前線的行動黨,在撈盡政治資本而贏獲選票成功入主布城後,卻背叛關丹民眾及大多數國人。

希盟為“經濟利益”不關稀土廠

尤有進者,當年曾簽署《希望之書》反萊納斯的13位在希盟入主布城後入閣的希盟各成員黨高層領袖包括林冠英,皆在敦馬“一個人說了算”的內閣中認同不關閉萊納斯稀土廠,不啻是“出賣”人民的利益。

被視為在反萊納斯運動中享有“最大政治利益”的黃德於“509”大選當選為文冬國會議員,他曾把主張允許萊納斯可繼續營運及把廢料儲放在我國的人士(不知是否包括希盟尤其是行動黨權貴)為“叛國者”,但他在萊納斯第一次獲准延長其營運執照至6個月後卻矢言絕不會辭職,已身為希盟政權和體制內的一份子,他竟揚言再度帶領民眾在體制外展開新一輪環保鬥爭,荒謬至極。

如今希盟政權垮台了,行動黨權貴包括黃德會否換回反對黨的“腦袋”,厚顏地再站到反萊納斯的最前線,企圖繼續“詐騙”關丹民眾和國人。

即使希盟政權已被推翻,但林冠英仍一再自詡在執政一年多期間,希盟政權曾落實不少大選承諾,若有人問起為何不關閉萊納斯稀土廠、承認華文獨中統考文憑走不完“最後一哩路”,仍未還回“第三張選票”(地方政府選舉)、南北大道過路費須延至2058年才可望廢除,尤其是威省的雙溪育收費站“左N年,右N年”仍不見拆除,他會否深感尷尬。不儘快兌諾,未搞好經濟,沒改善民生,卻沉溺於權力鬥爭,它如今只執政一年多就垮台,真的是有因必有果。政不到半屆就瞬間垮台,希盟政權淪為我國獨立以來“最短命”的統治集團後,它不知是否慶幸再也無需兌現其大選宣言所許下的所有承諾,包括關閉最近悄然獲准更新營運執照為期3年的關丹萊納斯稀土廠。

大馬再度“變天”後,丟掉財政部長的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透露他與敦馬會面時,對方曾拒絕保證履行希盟大選宣言中的承諾。(當時希盟仍力爭保住布城。)

隨着2020年伊始,我國不幸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的入侵,官民有須共同防疫抗疫;更甚的是,希盟政權被另類政變推翻後而引爆持續延燒的政治權鬥,結果轉移了對萊納斯課題極可能再掀更大爭議的焦點和視線。

在遭逐出布城後,希盟政權第一個內閣的全體正、副部長變相被集體“炒魷”,讓僅在任一年多的能源、工藝、科學、氣候變化及環境部長楊美盈這回在萊納斯課題一旦再度掀波,也可避免面對輿論的壓力,而即將初為人母的她相信已回到其豪宅,安心待產。

無論如何,萊納斯稀土廠的營運執照是在希盟政權垮台前再獲准延長3年,楊美盈仍須被“問責”,而敦馬掌舵的內閣怎能再度“詐騙”國人卻無需受到追究它為了“經濟利益”而罔顧人民的健康和安全。

不知何故,像於今年1月底單方面披露彭亨州政府已同意萊納斯稀土廠在武吉吉膽偏遠地區,建立永久廢料儲存槽設施(PDF),以處理儲存水瀝濾淨化固體廢料(WLP)那樣,萊納斯這回也是自行宣佈其關丹稀土廠已獲原子能執照局更新3年的營運執照,但希盟政權尤其是楊美盈直至垮台前,仍未對此作出正式交代。

希盟政權內閣曾於去年8月14日議決在附帶3項“嚴苛”條件下,允許萊納斯稀土廠更新其營運執照為期6個月,而被指在萊納斯事件中扮演“失敗者”角色的楊美盈當時承認“有關更新萊納斯營運執照乃內閣的共識,所達成的決定不是最好的,卻肯定比現狀好”。

但無論如何,此舉不僅意味希盟政權又一次公然違背其關閉萊納斯稀土廠的大選承諾,也赤裸裸地暴露希盟各成員黨尤其是在野時曾站在反萊納斯運動及環保鬥爭最前線的行動黨,在撈盡政治資本而贏獲選票成功入主布城後,卻背叛關丹民眾及大多數國人。

希盟為“經濟利益”不關稀土廠

尤有進者,當年曾簽署《希望之書》反萊納斯的13位在希盟入主布城後入閣的希盟各成員黨高層領袖包括林冠英,皆在敦馬“一個人說了算”的內閣中認同不關閉萊納斯稀土廠,不啻是“出賣”人民的利益。

被視為在反萊納斯運動中享有“最大政治利益”的黃德於“509”大選當選為文冬國會議員,他曾把主張允許萊納斯可繼續營運及把廢料儲放在我國的人士(不知是否包括希盟尤其是行動黨權貴)為“叛國者”,但他在萊納斯第一次獲准延長其營運執照至6個月後卻矢言絕不會辭職,已身為希盟政權和體制內的一份子,他竟揚言再度帶領民眾在體制外展開新一輪環保鬥爭,荒謬至極。

如今希盟政權垮台了,行動黨權貴包括黃德會否換回反對黨的“腦袋”,厚顏地再站到反萊納斯的最前線,企圖繼續“詐騙”關丹民眾和國人。

即使希盟政權已被推翻,但林冠英仍一再自詡在執政一年多期間,希盟政權曾落實不少大選承諾,若有人問起為何不關閉萊納斯稀土廠、承認華文獨中統考文憑走不完“最後一哩路”,仍未還回“第三張選票”(地方政府選舉)、南北大道過路費須延至2058年才可望廢除,尤其是威省的雙溪育收費站“左N年,右N年”仍不見拆除,他會否深感尷尬。不儘快兌諾,未搞好經濟,沒改善民生,卻沉溺於權力鬥爭,它如今只執政一年多就垮台,真的是有因必有果。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