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希山重返巫統主流?

希山慕丁在國盟上台後獲首相慕尤丁招攬入閣,但卻是出任疑被調離“中原”的外交部長,且似在巫統內備受冷落,昔日風光不再。

在過去幾個月,希山顯然儘量保持低姿態,免惹政壇是非。

Advertisement

直到上週五,在巫統兼國陣主席阿末扎希宣稱“在考慮加強國陣組織結構,並與國陣成員黨主席協商後,決定對國陣進行輕微改組”後,希山“突然”受委為國陣總財政,以取代仍受貪腐官司纏身的布城國會議員東姑安南。這項人事安排不知是否意味他將有機會重返巫統領導層的主流,但能否迎來其政治生涯的“第二春”,看來仍言之過早。

記得巫統在納吉及國陣政權被逐出布城後,於2018年6月所舉行的黨領導層改選中,原任副主席之一的希山不再尋求蟬聯,也是柔佛森波浪國會議員的他彷彿意興闌珊地淡出政壇。

或許朝野沒想到在希山“沉寂”的那段日子,他從未“清閒”過日,並被安華揭發其所作所為;也是波德申國會議員的安華去年11月在下議院辯論2020年財政預算案時,指控希山伙同其他巫統國會議員,正在策動一項計劃,企圖破壞他(安華)接任為下屆首相。

當時,希盟秘書處促希山及其同伙,停止意圖推動另組一個排除民主行動黨和國家誠信黨的“新政府”,並直指任何欲恢復舊政治的“惡意”企圖,都會讓歷史倒退,因為若給機會予竊國盜賊和同黨重新執政,後果將不堪設想。

其實在“喜來登政變”推翻希盟政權之前,希山被指聯手與安華決裂的公正黨前署理主席阿茲敏醞釀力推“保馬”行動,也就是力挺二度拜相的敦馬哈迪任滿一屆,遂迎合敦馬無意兌諾交棒給安華的盤算。

詎料在希盟政權甫垮台,阿茲敏轉態支持慕尤丁拜相,頓時成了國盟政權的“大紅人”,而希山儼如沒有角色可扮演。

儘管如此,當慕尤丁籌組內閣時曾傳聞希山乃副首相的熱門人選之一;隨着出爐的國盟政權首個執政班子獨缺副首相,阿茲敏受委為被指具有“副首相”實權的國際貿易及工業部高級部長,而希山則分配到非核心或非策略性的外交部長。

尤有進者,由於沒有擔任任何黨職,希山未能參與巫統乃至國陣領導層任何決策的討論和制訂,即不曾擁有話語權,只能憑部長身份刷其“存在感”,他慶幸在巫統仍坐擁賴以延續其政治生命的“山頭”。

有跡象顯示,阿末扎希因涉嫌與安華聯手“倒慕”而引起至今仍力挺慕尤丁任相的黨內其他派系不滿,且是否撤回對國盟的支持也在巫統內出現嚴重分歧,而被聯想他在“壓力”下不得不公開聲明巫統將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政治停火”,並宣稱將鞏固國盟的合作,以確保政局穩定。

沒擔任黨職一度缺話語權

或因為了平衡巫統各派系的勢力,尤其是加強對阿末扎希牽制力度,進而分化黨內挺安華的勢力,終讓希山得以擺脫“被邊緣化”的窘境,重返巫統及國陣的政治主流。

在這之前,社媒流傳一封據稱是阿末扎希致函國家元首,聲稱巫統國會議員支持安華任相的信函,引發巫統分裂,而希山第一時間否認涉及其中。

話又說回來,希山即使重返巫統政治主流,但時不我予,其政治生涯再也無望“更上一層樓”。

想當年時任副首相兼巫統署理主席慕尤丁因公開質疑甚至挑戰時任首相納吉對一馬醜聞的處理而遭整肅,阿末扎希伺機崛起,填補慕尤丁在黨政的“空缺”,頓時被視為納吉的接班人。

但朝野當時卻臆測納吉所屬意接班人其實是希山,有意讓這位表弟繼他之後締造我國另一對隔代任相的父子之政壇紀錄。(身為第二任首相敦阿都拉薩長子的納吉,與第三任首相敦胡申翁長子希山份屬表兄弟關係。)

此時此刻,納吉、阿末扎希和希山想必會不堪回首,嗟嘆往事只能回味,而他們目睹慕尤丁翻身終圓首相夢,不知會否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