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希山政途再蒙塵?

柔佛州選舉仍未掀開戰幔,國防部高級部長希山慕丁竟先當頭觸霉運,身陷被反對黨力促他辭官的窘境。

其實,這位曾被指涉及推翻希盟政權的國陣前朝權貴,自在“喜來登政變”後回朝再入閣以來,即使屢傳他有望出任副首相,但其官運看來並不順遂,不只一次招惹是非,備受詬病和爭議。

Advertisement

話說身為柔佛森波浪國會議員的國陣總財政希山慕丁於上週日出席國大黨在依斯干達教育城體育館舉行的大型柔佛州選舉選前造勢活動及啟動柔佛州“國大黨青年兵旅”時,因沒有保持人身距離而違反防疫標準作業程序,結果他與在場的柔佛看守州務大臣哈斯尼、國大黨主席威尼斯瓦蘭等其他政黨領袖皆遭衛生部根據2021年傳染病預防和控制法令(3421法令)開罰千元。

在希山慕丁坦承“錯就是錯”而願意受罰後,首相依斯邁沙比利也為希山緩頰,認為希山慕丁違反防疫SOP並非犯下刑事罪,無需辭官,況且衛生部已向希山開罰;他反問若執意要接獲罰單者辭職,那麼還有誰做工?

儘管如此,反對黨並不買賬,仍持續追擊希山慕丁,直指他應下台“謝罪”,因為他領導防疫且負責制定防疫SOP卻明知故犯,沒有以身作則地遵守防疫指南,況且他也是“冠病四方部長級會議”主席,竟帶頭違令,此事件的關鍵不在於開出罰單抑或是否涉及刑事罪,而是資深部長未作出良好示範而有損政府聲譽。

在依斯邁沙比利拜相後,從外交部長調任為國防部高級部長的希山保留所屬的防疫與抗疫職權,但因推動全國冠病疫苗接種計劃有功的新任衛生部長凱里“搶”盡希山的鋒頭,成為政府防疫與抗疫最新情況及決策的“唯一發言人”。

在國陣政權被逐出布城後,一度在納吉掌權期間被視為未來首相熱門人選之一的希山退出當年的巫統中央改選(前副首相阿末扎希當選為巫統主席),彷彿意興闌珊地“淡出”政壇,但沒想到他從未“清閒”過日;身為國會反對黨領袖的人民公正黨主席安華指希山伙同其他巫統國會議員,正在策劃破壞他(安華)接任下屆首相,而當時希盟秘書處也力促希山及其同伙應停止意圖推動另組一個排除民主行動黨和國家誠信黨的“新政府”,製造機會讓竊國盜賊重新執政。

曾被指控策動推翻希盟政權

據知,在爆發“喜來登政變”之前,希山疑聯手公正黨前署理主席阿茲敏醞釀力推“保馬(哈迪)”行動,力挺二度拜相的敦馬任滿一屆,以配合敦馬無意兌諾交棒給安華的盤算;詎料在希盟政權垮台後,阿茲敏轉態支持慕尤丁任相,頓時成了國盟政權的“大紅人”,而希山儼如沒有角色可扮演。

尤有進者,在慕尤丁掌權時獲委任為外交部長的希山於2020年3月10日首次官訪中國鬧出的“中國大哥論”風波,被反對黨及國際關係研究學者抨擊他“失言”,有辱國格,屬於外交失禮,甚至引發錯誤詮釋,讓人認為大馬向中國“臣服”,所以他有須公開道歉。

此外,希山在國陣前朝擔任國防部長時,也因指在內閣毫不知情下,擅自派出大馬軍人前往沙地阿拉伯首都利雅得,支援沙地阿拉伯盟軍在也門作戰的後勤行動,因而有違大馬一貫不介入國外衝突的外交政策。

國陣尤其是巫統於2008年大選受重挫,時任巫青總團長的希山一再在巫青團大會上舉吻“馬來劍”,涉嫌煽動種族情緒,被質疑是原因之一。

對希山來說,此時此刻不知會否不堪回首或不堪回首身為納吉表弟的他“有朝一日可望償願拜相的那些年”。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