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巫伊相罵沒好話

全國選舉委員會今日將開會確定柔佛州選舉的提名和投票日期,但朝野各政黨在過去一週早已爆發口水戰,更沒想到執政陣營的巫統、土團黨和伊黨互揭瘡疤般隔空對罵,真的是自曝其醜,不堪入耳。

更甚的是,巫統、土團黨和伊黨的巨頭皆親自出馬,像是渾身解數地誓要把政敵斗倒斗臭,卻彷彿讓他們的支持者乃至大多數國人免費享受另類“視聽娛樂”。

Advertisement

最先吃悶棍的是仍妄想一腳踏兩船,而在巫統和土團黨之間左右逢源的伊黨。自於馬六甲州選舉與土團黨聯手出征卻潰不成軍後,伊黨這回厚顏地向巫統拋媚眼,冀能與巫統再續前緣地迎戰柔佛州選舉,結果自取其辱,嚐到“覆水難收”的滋味。

伊黨主席哈迪阿旺滿腹委屈地透露伊黨尋求與巫統“復合”破局的原因,他指出,之前巫統在馬六甲州選舉建議伊黨派出2名候選人,而如今則要伊黨最多只能派出4名候選人上陣柔佛州選舉,儼如把伊黨當作乞丐。

再者,哈迪阿旺狠批巫統堅決要與土團黨斷交,猶如“斷腳的鴨”曾受恩惠,痊癒後卻忘恩負義,想要自己游泳了,而拋棄施惠者。

此乃哈迪阿旺意有所指巫統於2018年“509”大選被逐出布城後,慶幸在“喜來登政變”與土團黨和伊黨“結盟”,才能回朝執政。

他抨擊巫統“法庭簇群”策動州選舉,企圖重國權力核心,若他們有道德,就到法庭抗辯,勿給人民添麻煩。

巫統主席阿末扎希隨即反嗆,發表“斷腳論”的哈迪阿旺或許可改行當“動物學家”,他直言,巫統並不是哈迪阿旺口中的動物,反之哈迪阿旺用了很多與動物有關的比喻,對方或應從政治人物改當“動物學家”。

與此同時,巫統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駁斥,巫統重新崛起,非靠“伊黨神藥”,而是巫裔擁護巫統,而巫統副主席卡立諾丁揶揄伊黨是毫無原則和立場的“季節性”政黨,它過去曾與其他野政黨多次搞“政治聯姻”,最終皆以“離婚”收場,沒有好結果。

最讓巫統“氣憤”的是,身為土團黨總裁兼國盟主席的前首相慕尤丁強調,土團黨和伊黨是有條件支持現任中央政府,這些條件包括在誠信、肅貪和人民福祉等課題上保持相互尊重和協商的精神。

對重返布城權力核心的巫統來說,慕尤丁一言既出,形同“恐嚇”由巫統主導的現任中央政府;前首相納吉認為,慕尤丁是在威脅首相依斯邁沙比利,把柔佛州議會解散一事遷怒首相。

在這方面,依斯邁沙比利坦承,若土團黨和伊黨撤回對現任中央政府的支持,現任中央政府確實會垮台。

慕尤丁宣稱有條件支持現行政府

目前擔任國陣顧問局主席的納吉也向慕尤丁追算舊賬,他斥責土團黨背叛巫統在先,才導致巫統不接納土團黨加入由巫統與伊黨所共組的“全民共識”,他透露,巫統確在2020年8月簽署邀請土團黨加入“全民真識”的信函,但不到3週,土團黨卻在沙巴州選舉除了派出候選人與國陣角逐17個議席,也在6個選區派出獨立人士以分散國陣的選票。

他也揭發慕尤丁在2020年9月12日的沙巴州選舉提名當天,就單方面推舉沙巴土團黨主席哈芝芝諾為沙巴首席部長,而不是慕尤丁所指在選後由於阿末扎希遲遲未提名巫統的沙巴首長人選,他(慕尤丁)才推舉哈芝芝諾組織沙巴州政府。

由此看來,在柔佛州選舉掀開戰幔之前,柔佛州選舉就已充斥濃烈的火藥味,這場選戰一旦開跑想必是“好戲”連場,高潮迭起。

這足以反映出巫統與土團黨和伊黨在執政陣營的矛盾愈加尖銳,已公開決裂的關係難以挽救,也力證巫統與伊黨共組的“全民共識”委實名存實亡,晉入“解體”倒計時,意味這場選戰將演變為國陣與國盟“大廝殺”的重要一役,關乎這三個馬來政黨在柔佛的生存與發展。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