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委劉華才有了“名份”

甫領軍民政黨第一次在國盟旗幟下出征第15屆馬六甲選舉卻捧“蛋”而歸的劉華才,儼如獲頒“安慰獎”,被委任為上議員,從“後門”躋身國會殿堂。

這位民政黨主席已於本週二宣誓就任上議員,其3年的任期將至2024年11月22日屆滿,但他若參加來屆全國大選不知會否提前卸任。

Advertisement

就在本週一傳出劉華才獲國家元首委任為上議員的同一天,在國陣前朝曾是民政黨總秘書的鄧章耀被證實已於今年9月退黨,但其退黨原因不明。

不過,自於2018年“509”大選競逐丹絨武雅州議席失利後,也是時任檳州國陣兼檳州民政黨主席的鄧章耀早已意興闌珊,不問政事而淡出政壇。

在上週六落幕的本屆甲州選舉中,民政黨輸完所上陣的5個州議席,慶幸其中3名候選人保住競選按櫃金,不算敗得慘不忍睹,且在形勢比人強下堪稱非戰之罪也!

民政黨自獲慕尤丁收容,委身國盟以來的第一戰出師不利後,劉華才第一時間向Atas(主子)表態“此情不渝”,他堅稱民政黨堅持加入國盟的立場是走對了方向,未來也不會離棄國盟,絕對不會重返國陣。

劉華才承認,國盟包括民政黨在競選機制方面有需加強,該黨將於本週開會,檢討民政黨在甲州選舉敗選的原因和弱點,俾更好地備戰來屆全國大選。

他指出,民政黨於2018年6月23日選擇退出國陣,是在考量各項因素後才作出有關決定,至今無怨無悔。

劉華才這次掙得“Y.B.”的銜頭,看來與民政黨在甲州選舉的得失無關,相信是慕尤丁早有安排,俾讓劉華才不再持續在國盟內受“委屈”,以示安撫。

民政黨投靠奉行“政治酬庸”的國盟以來,擅於吹捧慕尤丁的劉華才一直沒有得到應享有的“回報”,黨內不少人想必會替他大呼不值。

隨着掙取到上議員,劉華才如今在國盟可說是熬到一個“名份”,且還可能撈到一官半職,一般臆測他有望受委為副部長,或有機會掌舵某政聯公司。

無論如何,民政黨在甲州選舉潰敗後餘波未了,聲稱不滿劉華才在競選期間對多個課題處理不當,民政黨甲州前主席蔡連財宣佈退黨,列舉劉華才犯下“三宗罪”,即多個低俗的視頻流傳、未爭取讓民政黨上陣彭佳蘭峇株州選區,以及他狂妄自大和只顧私利。

他因而質疑民政黨在甲州選舉全軍覆沒後,劉華才突受委為上議員的“巧合”。

隨着鄧章耀拂袖而去,被視為其“徒弟”的檳州民青團前代團長盧界燊也宣佈退黨,他早前已因公開炮轟劉華才而遭凍結黨籍。

他直言,從丹絨比艾補選慘敗、甲州選舉沒有贏得任何州議席及全國零議席、沒有民政黨領袖被問責,甚至已經退出國陣的情況下,劉華才卻迫不及待接受有“國陣”在內的政府受委為上議員,他(劉華才)覺得光彩嗎?

鄧章耀退黨在民政掀不起漣漪

鄧章耀已於本週一在某宗誹謗官司與起訴人即前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達成和解,在檳城高庭內向對方道歉和撤回其誹謗言論後,外界才獲悉他已於上月退出民政黨。

由此看來,鄧章耀的退黨完全扯不上民政黨在甲州選舉輸清光一事,不論他是否願意在適當的時機交代其退黨的真正原因,但可聯想到這位民政黨前強人顯然對曾掌權檳州長達39年的民政黨失去信心尤其是它不僅無望重奪檳州政權,甚至它能否掙扎求存也存疑。

由於鄧章耀已是政壇的過氣人物,所以他這回退黨看來在民政黨內連漣漪也掀不起,不可能對劉華才引發任何的衝擊。

對劉華才來說,他最在意於來屆全國大選,只求自保的國盟能否持續庇護民政黨,而更緊張民政黨如何在檳州殺出一條“血路”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