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多元”還是以華制華?

全拜國盟為了保住充當粉飾其“多元”色彩的櫥窗或門面所賜,民政黨這回得以第二度在國盟旗幟下出征柔佛州選舉,哪怕是它極可能在這場選戰再當“炮灰”。

在去年11月舉行的馬六甲州選舉,首次代表國盟競選5個州議席的民政黨輸清光,其中2名候選人被沒收競選按櫃金,但對只是要刷其存在感的民政黨來說,這個不忍卒睹的敗績顯然是在意料之中。

Advertisement

這回在甫掀開戰幔的柔佛州選舉中,再度與國陣和希盟對決的國盟全玫56個州議席,土著團結黨和伊斯蘭黨分別競選33席及15席,而民政黨則上陣8個選區,這比它在馬六甲州選舉所獲分配的5席增加3席。

據知,民政黨曾爭取競選10個州議席,如今雖獲分配到8席,但已比該黨過去在國陣旗幟下只競逐2至3席來得多,足以聊以慰藉。(據知是把國陣過去分配給馬華議席上陣名額交給民政黨。)

除了民政黨繼續在柔佛州選舉為國盟扮演“多元”的角色,土團黨非巫裔臂膀組織也派出6名華裔及1名印裔候選人上陣,意味共有15名非巫裔候選人在國盟旗幟下出征這場選戰,其“多元”色彩可說是不遜於國陣和希盟尤其是自詡為多元種族政黨,但只靠華裔選票續命的民主行動黨

在柔佛州選舉中,國陣的56名候選人中,包括來自馬華的15名華裔及國大黨的4名印裔,而競選50個州議席的希盟,行動黨14名候選人包括華裔11、巫裔2和印裔4,人民公正黨20名候選人的華裔和印裔僅各有2名,其餘皆為巫裔,而國家誠信黨16名候選人純屬巫裔。

作為馬來政黨的土團黨當初成立非巫裔臂膀組織,目的在於吸收從公正黨“叛逃”的阿茲敏派系非巫裔人馬,尤其是那些退黨而表明“親”國盟的華、印裔國州議員,看來並非要把土團黨變身為多元種族政黨。

這個土團黨非巫裔臂膀組織也一度被聯想它將被阿茲敏充作他在土團黨內開拓其政治地盤的平台,他曾揚言將有20萬名非政府組織成員(據知乃指由阿茲敏及時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長祖萊達幕後支持組織的“國家社區推動組織”,以及其他多個青年和婦女組織)陸續加入土團黨。

但不久前獲准成立,宣稱“親”國陣的全民黨,據知乃以阿茲敏之前所指的非政府組織成員為班底,而目前是種植及原產業部長的祖萊達因被扯上與全民黨的成立有關聯而在土團黨及國盟內遭邊緣化。

無論如何,土團黨至今依然是馬來政黨,而轄下的非巫裔組織這回奉命在柔佛州選舉上“戰場”,被質疑披上“多元”外衣替國盟“以華制華”,並分散反對黨選票的選舉策略賣命。

多元種族政黨只爭華裔選票

國盟的民政黨和土團黨非巫裔臂膀組織候選人皆主攻以華裔選民佔多數的州議席,對疊在華裔選區守土或上陣的行動黨以及馬華。

顯然為了替民政黨和土團黨非巫裔臂膀候選人護航,爭取華裔選票,身為土團黨總裁兼國盟主席慕尤丁向華社派定心丸,強調國盟一向維護多元種族、宗教與文化,一旦在柔佛上台執政,將會公平對待各種族。

話又說回來,不論是長期以來自我標榜為多元種族政黨的行動黨和民政黨在歷屆大選所派出上陣的候選人,絕大部分為華裔,巫、印裔候選人寥寥無幾,只用作擺個樣,因而被標簽為“華基政黨”,也獨沽一味地上陣華裔或混合選區,罕見踏足馬來選區。

在柔佛州選舉中,首次參選的全民黨以及甫西渡西馬半島的沙巴民興黨雖打出“多元”的旗號,但也偏向染指華裔選區。

換句話說,對所謂多元種族政黨來說,為了每票必爭非巫裔尤其是華裔選票,以確保勝選,它們在“消費”多元種族政治理念的當兒,將持續搬演“以華制華”的選舉戲碼。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