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

【歲月劉聲】國會不應只見無人商店

 

大馬於本屆“509”大選變天已一年多,國會的改革至今卻未見取得任何顯著的進展,但希盟政權如今似乎對全球第一間設在國會殿堂的人工智能無人商店在我國開始營業,而引以為榮。

本屆國會下議院第二季第二次會議本週一復會後,當希盟政權內閣的正、副部長和後座國會議員光顧這間被下議院副議長倪可敏自言羽“展現作為最高立法機構的大馬國會對推動工業革命4.0作出表率”的無人商店時,他們不知會否還銘記大多數國人尤其是希盟支持者對國會的改革曾抱持高期待。

但有跡象顯示,人們此時此刻對希盟政權推動國會乃至體制改革的表現不幸是“希望越大,失望也更大”。

記得國陣前朝的下議院議長班迪卡於2015年3月13日與仍身在巫統的敦馬哈迪討論國家大事時曾透露,他對當前的國會運作感到心灰意冷,想要辭職;他並於同年3月19日向時任首相納吉呈辭,但被拒絕。

據了解,班迪卡在任期間所提出的4項國會改革建議,包括恢復《1963年國會服務法令》、設立新的部長問答環節、成立第二議事廳,以及增設小眾委員會(即遴選委員會或特別遴選委員會)。

直至納吉政權於本屆“509”大選垮台,班迪卡一度以辭職要脅推動的所謂國會改革建議,結果還是不了了之,並未落實其中的任何一項。

希盟上台至今,體制包括國會的改革步伐相當緩慢,以致人民公正黨的“烈火莫熄公主”努魯依莎深感沮喪,而身為公正黨全國主席的老父安華,以及民主行動黨實權領袖林吉祥更像是被“打臉”。

當被希盟尤其是公正黨認定為“候任首相”的安華在贏得波德申補選而重返國會後,信誓旦旦地揚言要推動國會的改革議程,而希盟政權為了建立穩固的制衡機制,遂於去年12月4日成立以安華為主席的跨黨派“下議院改革與治理核心小組”,身為依斯干達公主城國會議員的林吉祥則受委為副主席。

這個“小組”雖無實權,但可發揮一定程度的功能,以協助首相和內閣對高官的任命進行審核,但遺憾的是它至今仍繼續以“小組”方式運作,而無法獲得法定地位,據知歸因於希盟政權遲遲未提呈改革與治理特別遴選委員會法案,致使該小組陷於尷尬的窘境,安華也未能名正言順地在國會有效扮演監督和制衡施政的角色。

再者,旨在維護國會權威、恢復國會自主及確保三權分立的國會服務法令自於1992年被廢除,至今仍未重新確立,據知可能再拖延,能否在這次會期提呈,依然存疑。

希盟政權未踐諾改革國會

尤有進者,首相敦馬哈迪及希盟政權未能踐諾改革國會的“實例”,可說是不勝枚舉,記憶猶新的是當原任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主席羅納建迪從巫統跳槽至希盟的土著團結黨後,敦馬曾一度拒絕把此職位交回給反對黨國會議員擔任,而更引起極大爭議並延續至今的莫過於敦馬繞過內閣和希盟主席理事會,以及架空國會公共服務高職任命特委會,自行決定提名具有濃厚政治背景的人權律師拉蒂花被出任反貪污委員會第一位女性主席。

或是因為如此,有關方面擔憂專橫本色再萌的敦馬恐會持續以“還未體制化”為由,逐一U轉希盟政權所承諾推行的系列改革措施,尤其是希盟競選宣言第二章第16節言明,希盟將在下議院成立國會遴選委員會,監督各個政府部門,並有權傳召部長和高級官員供證,以及國家重要機關人事的任命,包括人權委員會、選舉委員會、反貪會和司法委任委員會等,必須由國會級別的委員會認證。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