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努魯“情”歸何處?

在本屆全國大選,曾被稱為“烈火莫熄公主”的努魯依莎不論是重返吉隆坡的班底谷守土,抑或是北上檳城,回鄉替父母捍衛峇東埔,還是仍在考慮是否南下,加入希望聯盟攻打柔佛的大軍,她看來將無需為籌措本身的競選基金而發愁,甚至還有能力施援其他參選的黨同志。

Advertisement

這位人民公正黨副主席甫於上週三打贏她起訴前全國總警長卡立阿布峇卡和鄉村及區域發展部長依斯邁沙比利對她誹謗的官司,而獲吉隆坡高庭諭令兩人必須合共賠償100萬令吉,作為她的名譽損失。

話說努魯因與自稱為“蘇祿公主”的潔希爾基蘭於2015年合影,結果掀起軒然大波,隨即被其政敵肆意炒作為政治議題,厲斥她為“國家的叛徒”,一方面她一度遭國會下議院特權委員會“查辦”,另一方面卡立和伊斯邁沙比利相繼指控她“叛國”,甚至是“蘇祿軍”入侵沙巴事件的“主腦”。(來自菲律賓南部的“蘇祿軍”曾於2013年2月12日至4月10日入侵沙巴的拿篤。)

努魯不堪被卡立和伊斯邁沙比利誹謗他“叛國”,因而於2015年11月26日入稟,要求法庭為她“平反”;在此期間,砂拉越政府曾以“她的行為已傷害了鄰州沙巴人民”,且涉嫌不愛國及不敏感為由,一度於2016年12月7日禁止她入境這個東馬州屬。

為了防止有關方面於本屆大選期間再度操弄“蘇祿軍”入侵拿篤的事件,人民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已於今年4月3日入稟法庭,起訴TV3首要新聞曾於5年前誹謗他涉及有關事件,並索取200萬令吉的名譽損失賠償。

經過多年的折騰,努魯終於通過法律途徑討回公道,不論總檢察署是否準備向上訴庭乃至聯邦法院上訴,努魯的代表律師西華拉沙深信,除非高庭的裁決出現失誤,否則努魯的勝訴不會輕易被推翻。

換句話說,即使100萬令吉賠償金無法於短期間內交到努魯的手上,但她基本上擺脫了“合照風波”的干擾後,頓使其政敵失去了其中一項對她作出攻擊的議題,而讓她得以安心在本屆全國大選上陣(努魯承諾把大部分賠償金捐給在“蘇祿軍”入侵沙巴事件中不幸殉國警員的家屬)。

無論如何,努魯於本屆全國大選的動向更為公正黨黨員乃至希望聯盟支持者所關注,相信一般選民也頗感興趣。

由於班底谷國會選區的選情有跡象告急,努魯因而傳將轉戰拉菲茲無緣守土的班登國會選區,甚至不排除她將於本屆全國大選替代身為公正黨兼希盟主席的旺阿茲莎在峇東埔國會選區守土,抑或移師希盟的“前線州”柔佛,直搗這個國陣尤其是巫統的“政治定存州”。

峇東埔必由安華家族守土

至今仍不見公正黨調派大將包括曾獲“點名”的該黨3名副主席努魯、蔡添強和三蘇壓境柔佛,所以努魯是否南下仍是個未知數,反而她似乎有意留守吉隆坡,選擇在任何一個“安全”選區上陣。

對於是否在旺阿茲莎一旦轉戰雪蘭莪,努魯則將代母捍衛峇東埔國會選區,她至今仍不置可否。

眾所週知,峇東埔是努魯老父安華的政治老巢,更是“烈火莫熄”運動的發源地,所以這個國會選區於本屆全國大選預料仍由安華家族成員把關。

形勢今非昔比,2013年全國大選及2014年補選的結果顯示峇東埔選民對公正黨的支持度已有所滑落,而巫統近幾年加大力度地在這個國會選區經營,再加上伊斯蘭黨伺機攪局,可能形成三角戰。

這意味,旺阿茲莎或努魯或其他的安華家族成員投身這場“峇東埔保衛戰”,選情恐將相當“兇險”,而“許勝不許敗”這一役的公正黨不啻是面對嚴峻的考驗。

文/劉漢良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