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一萬年”承諾信不過

周星馳在其電影的對白中曾有被傳誦至今的“金句”:假如要我定下一個愛妳的期限,那就是一萬年。

某年某月某晚在布拉宮前廣場,劉德華曾放聲“愛妳一萬年”唱響西藏高原。

Advertisement

愛妳一萬年,那怕是純屬現實中的夢幻,仍頗為感人、窩心,但若是演變為“無盡的噩夢”,那麼“一萬年”的承諾儼如另一個騙局,恐將持續受傷害,委實信不過。

趙明福冤死轉眼間已是第11個年頭,而他的遺腹子小爾家長大了,沉冤至今仍待雪,正如趙麗蘭上週四在其胞兄逝世11週年線上追思會上憶述,有時會想,這件事對趙家來說,就像一場無盡的噩夢。

她直言,這11年來,從國陣政權、希盟政權到國盟政權,趙家的心情就像坐過山車般,失望、希望又失望,而對希盟的希望並未帶來實質的改變。

顯然地,趙家的失望在於大馬於2018年“509”大選變天後,“對希盟的希望並未帶來實質的改變”,尤其是這麼多年來堅決與趙家同在的民主行動黨在希盟入主布城一年多,直至再不幸在“喜來登政變”中垮台,依然未能兌諾為趙明福洗雪沉冤,伸張那怕是遲來的正義。

讓趙家以及所有不離不棄力挺趙家的組織和人士記憶猶新的是,在我國當年甫“改朝換代”,趙家及行動黨領袖曾在趙明福的墳墓前告知“人民勝利”的喜訊,預告其冤情可望很快大白,而身為行動黨秘書長的時任財政部長林冠英也於前年6月20日披露,希盟政權內閣同意開檔重查趙明福冤案,而調查形式將與時任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商議後再作宣佈。

詎料,警方較後卻遵循總檢察署所規定的範疇,援引“錯誤囚禁”的角度重查此案,完全乖離上訴庭於2014年9月5日所作出的判決,即趙明福是遭身份不明的一名或多名人士所涉及的非法行為致死;當時趙麗蘭曾申訴最終見證大選“變天”的奇蹟,卻還是前路茫茫,她因而質問“這是新馬來西亞嗎?”

在上週日舉行的趙明福公祭儀式上,林冠英像是滿腹委屈地為希盟尤其是行動黨“申冤”。他透露,希盟政權當時議決為趙明福翻案,但時任內政部長慕尤丁卻出賣同僚,另組國盟政權,結果翻案進展受阻;他表示曾私下向慕尤丁跟進此案,惟始終沒有下文。

林冠英“隱瞞”趙明福翻不了案的“真相”,如今才“揭秘”,不知是否意味承認一度作為希盟最大黨、擁有42名國會議員及6名內閣部長的行動黨,原來在希盟政權內“當家不當權”。

林冠英歸咎慕尤丁阻撓翻案

無論如何,林冠英向趙家重申“我們絕對不會放棄趙明福,絕不會放過涉及此案者”。

與此同時,趙麗蘭透露,林冠英向她承諾,行動黨會吸取這次的經驗教訓,如果未來希盟再執政,將設下期限為趙明福翻案,討回公道。

但願林冠英所承諾的期限絕不是“一萬年”,尤其是他先為所謂“期限”設下“希盟未來再度執政”的大前提,顯然是個未知數。

正如趙家代表律師藍卡巴星指出,問題不是誰當政府,而是調查有否專業和獨立。

倘若林冠英以此類推地“承諾”一旦希盟再執政,將會設下期限以承認華文獨中統考、廢除所有大道的過路費、撤銷萊納斯稀土廠營運執照、恢復地方政府選舉等等,你會相信嗎?

在這方面,趙明福民主基金會主席黃玉珠認為,唯有新政治能在政黨輪替後展開轉型正義工程,追究舊政權的侵犯人權行為,將致死趙明福的兇手繩之以法,落實制度,改革保護被扣留者的基本人權。

她質問,下次政黨輪替來臨時,新政府是否能把趙明福冤案的兇手法辦?如果不能實現改革理想和民主願景,奪權到底為了什麼?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