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開千百度】 念念香港

1. 看見香港警察使用過度的武力對付示威或非示威市民時,我反應悲憤,罵了一句髒話。朋友笑說:“你又不是香港人,關你什麼事?”我說:“我不可能沒有反應,我是一個人啊。”

Advertisement

2. 朋友長篇大論述說香港最近的局勢,從經濟角度、從政治因素,甚至談及外國勢力,言語間在嘲笑香港人的懵懂和無知,香港遲早玩完。我心裡罵了一句:“兩百萬個上街的港人都是無知的嗎?”我覺得針唔拮到肉唔知痛,隔岸觀火當然可以任講唔嬲,但是冒着危險走在街上示威的香港人,他們已經直截了當地說明他們的訴求,只是有人視若無睹,有人知法犯法,有人真的當他們是懵懂和無知。不管怎麼說都好,我們不能以自以為是的角度,說出一言堂似的評論,這跟香港政府並沒有兩樣。

漠視民意行為引以為鑒

3. 我說:“如果林鄭月娥一早就說“轍回”這兩粒字,今天就不會發生這些流血事件。“朋友說:“你以為說得了嗎?”

4. 林鄭漠視民意的行為,我引以為鑒,如果長官領袖、老闆、主管、一家之主都以“我就是絕對”的姿態橫行,從來不會站在別人的角度設想,今天香港的亂世局面,就是一個很好的借鏡。

5. 小朋友說他不敢在面子書上轉載太多關於香港反送中的新聞,我問他為什麼?他說:“我擔心自己會被消失。”

6. 上星期有一位來自北京國際廣告公司的執行創意總監到訪,我跟小朋友說:“還不快點拿你的Port Folio給他看看。”他反問我:“他是從哪裡來的?”我說:“北京。”他搖搖頭,大聲說:“中國,我不去!”

7. 小朋友剛剛去了上海工作,時常翻牆跟我們聊天,我轉發一些香港反送中示威的視頻給她,可是她開不到,我提醒她:“不要隨便跟中國人談論這件事喔!”

8. 小朋友剛從香港旅行回來,我問她有沒有看見示威遊行?她說沒有,她只是去逛街購物吃好料罷了,她還補一句:“香港好熱啊!”

9. 上一回我去香港就特地走去學生佔中的重區,看見黃傘遍開,有如一朵朵的向日葵,我不禁流下眼淚。

10. 香港朋友問我有關吉隆坡樓價,我問她是要移民過來嗎?她說:“現在大兒子在英國留學,難舉家移民,兩夫妻在港工作總算平穩,福利都Ok。”停了片刻,她繼續說道:“觀察多兩年吧。”

11. 我記得有一次我們上街參與Bersih請願行動,卻吃了不少催淚彈回來,我也不敢跟爸爸媽媽說當時的情形有多危險,一不想他們擔心,二不想他們有理由阻止我下一次的參與。看見香港年輕人勇敢地上街請願,我想起我們當時被鎮暴隊前後包抄,空中劃過一顆顆的催淚彈,烽煙四起,場面緊急慌亂。我無法理解我們熱愛國家卻慘遭暴力對付,直到現在,那一種悲痛依然時不時會從心底爬上來咬我一下。

12. 如果我是香港人,我會上街參與請願遊行嗎?你呢?你會嗎?

作者:曾子曰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