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開千百度】麻將桌上的親情

麻將劈哩啪啦地響起來,我們因為亂打一通而鬧出連串笑話,我心裡不禁暗暗在笑,我想媽媽若在彼岸上聽見,應該也會抿嘴而笑,不是因為我們都學會打麻將,而是她會為我們依然守住親情而開心地笑出來……

今年農曆新年過了不久,我們計劃來一趟家庭旅行,大家興緻勃勃,提出不少地點,最後我們選擇在新古毛高地度假屋裡度過兩天一夜的山居假期。

Advertisement

那時候新冠肺炎還沒猖狂起來,只有中國那兒陷入水深火熱,當時卻沒有人預料到這疫毒後來蔓延得如此肆無忌憚。

更沒料到的是媽媽在3月12日那一天離開了我們。

3月16日,本來是我們的出遊日。

3月18日,首相宣佈全國實施行管令。

我們聯絡度假屋的負責人要求改期,他們也無計可施,只好答應,而且他們一早已收了我們的錢,改期不改期,其實,他們也不太在乎了。

直到上個週末,我們四兄弟姐妹四家人浩浩蕩蕩地出發了,我的心情很愉快,可能太久沒有離開煩囂的城市,太久沒有解開口罩帶來的壓迫感,這一次的小旅行來得正是時候。

家人相聚 感覺媽媽一直都在

當一踏入那漂亮的度假屋的時候,我這裡看看那裡看看,眼睛裡看見的一草一物都是那麼的美麗,可是心裡卻是莫名的空空洞洞,我知道我在想念媽媽了。

趁着其他人都在收拾行李、準備游泳或開檯打麻將時,我卻將自己鎖進洗手間內,讓眼淚汩汩流下,心裡默默念着媽媽如果你還在的話該有多好。

剛才我參觀每一間房間時,就會想媽媽會睡哪一間房?我看見姐姐他們在準備食物時,就會想媽媽會炒米粉還是煮咖哩雞?我看見外甥他們開檯打麻將時,就會想媽媽會坐下來跟他們打成一片嗎?即使她已經不在,但是在我們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時候,感覺她一直都在。

我不知道姐姐、妹妹、弟弟和其他家人怎麼想,但我相信大家的心底都藏着壓抑着的憂傷,在這兩天一夜的相聚裡,我們不時都會提起媽媽,說出口時沒什麼,說完後卻若有所失,大家都會靜默下來。

晚上,我們在遊樂室裡開了兩桌麻將,一桌玩駁骨,一桌打三人麻將,二十歲的外甥在去年才學會打麻將,媽媽曾經在旁指點一二,他現在已成了我們家中的麻將高手。

“婆婆打麻將很快,她可以猜到對手的牌,她有很多戰術……”外甥的言語之間,流露出他對外婆的敬佩。

倒是我們四兄弟姐妹卻沒有遺傳到爸爸和媽媽的高超麻將技術,想起小時候我們總是跟着他們去打麻將,我們坐在一旁,看着四位高手過招,可能是天資不夠,我們只學到皮毛而已。

在爸爸和媽媽的晚年期間,陪伴他們最多的就是麻將和電視機,當孩子都忙着各自的生活時,打麻將和看電視就是他們過日辰的活兒。

那一晚,麻將劈哩啪啦地響起來,我們因為亂打一通而鬧出連串笑話,我心裡不禁暗暗在笑,我想媽媽若在彼岸上聽見,應該也會抿嘴而笑,不是因為我們都學會打麻將,而是她會為我們依然守住親情而開心地笑出來,我想,只要我們一家人繼續開心地相親相愛,那將是送給媽媽最好的回報。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曾子曰)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