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開千百度】骨痛熱症的後遺症

平時工作、走路、駕車或任何時候都好,也會出現呼吸不順的狀況。另外,我也變得比較容易疲累,工作一整天,到了傍晚時,體內的電池開始弱下來,晚上十一點左右,就很想睡覺,不像以前,我是越夜越精神,現在卻像是一隻渴望睡覺的貓頭鷹。

想了一想,還是覺得有必要讓大家了解我患了骨痛熱症後的後遺症,之前不說,因為我以為沒有必要,心想只要上網瀏覽,就會一目了然。

Advertisement

也許你會說你患過骨痛熱症,但情況都不是這樣,我記得醫生對我說過:每個人患的骨痛熱症病況並不一樣,視乎處在哪一個階段,像我的血小板最低降至60-70,但有的人卻降至10,加上每個人的體質不一樣,復元狀況也不一樣。所以,我們不可以拿自己的例子跟人家的一概而論。

我現在說出來,純粹想跟大家分享,好讓大家對骨痛熱症有更深的了解,即使患者康復後,請多多體諒他們在生活上或工作上所造成的不便、麻煩和誤會。

吊頸都會唞下氣

自我出院後,直到現在,我最明顯的改變就是晚上入眠前睡不着的狀況,我以前很容易入睡,患病後卻變得不容易,主要是胸口總有一口喘不出來的大氣,即使呵欠連連,呼吸還是不順。所以,最後就會拖遲我入眠的時間。

甚至連平時工作、走路、駕車或任何時候都好,也會出現呼吸不順的狀況。

另外,我也變得比較容易疲累,工作一整天,到了傍晚時,體內的電池開始弱下來,晚上十一點左右,就很想睡覺,不像以前,我是越夜越精神,現在卻像是一隻渴望睡覺的貓頭鷹。

這些症狀我都告訴了中醫師,他幫我把脈後說:“我幫你看診這兩年以來,這是你的脈象最弱的一次。”

他說我大病一場後,五臟六腑都受到影響,所以造成氣血不足,尤其肝臟和肺部,都比以前虛弱很多。

我現在正服用中藥,慢慢調理,中醫師說至少需要兩三個月才會完全恢復,但仍須視個人情況而定。

所以,現在我會放慢走路的速度,我戒辣,我不熬夜,我常深呼吸,我吊頸都會唞下氣。

那一天早上我在公司茶水間喘了一口大氣,恰巧被路過的漂亮小朋友聽見,她關心地問:“你嘔啊?你有事嗎?你要驅風油嗎?”

我說我沒事,她才放心走回座位,她真的好細心,也懂得關心老人家,如果我叫她扶我回辦公室,我相信她也會扶我一把。

在新冠肺炎期間,因為要戴上口罩,我的呼吸更加難以舒暢,去到人多的地方,像巴剎、超市或購物商場,還有跟客戶或同事開會時, 我都會緊緊戴上口罩,若呼吸困難時,我就會找一個人不多的地方大力呼吸,順一順一口氣。

一個人獨處時,像在自己的辦公室或駕車時,我就會脫下口罩,如果有同事突然敲門而入,我就戴回口罩。有時候在只有一兩個人共處時,我會拉下口罩,只罩住嘴巴,露出鼻子,偷偷地呼一口氣,讓自己好過一點。

我相信自己會慢慢復元,給我多一點時間,等我條氣順返晒,我就可以做回一個好聲好氣的人。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曾子曰)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