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開千百度】都是思念啊

呆在家裡這幾天,我在想如果媽媽還在的話,她一定會跟着我們不出門,她曾經跟我妹妹說過,她會把自己照顧好好,自己準時吃藥如期看診,她不想自己垮下來,連累我們。

Advertisement

如果她還在的話,她一定會乖乖待在家裡,煮好吃的食物,看她的中國大陸電視劇,睡在沙發上打呼,還有對着手機大聲講話,她慣用WhatsApp錄一些家常傳給我的姐姐和妹妹,我跟她說過不必太大聲,她問我:“會很大聲嗎?”我明白她心裡想什麼,她總是擔心對方聽不見,平時跟我通電話時,她也是扯大喉嚨,現在她不在了,整個世界突然沉寂下來,客廳裡少了她的打呼聲,還有少了她愛看的電視劇對白。

我看着空空的沙發,那是她看電視時的睡床,那天出殯回到家裡,小兒子叫我們別觸碰那沙發,他說這是婆婆最後一次看完電視後的記印,其實,她留下的記印何止這一個,出殯後的第二天早上,我推門走進她的房間,睡在她的床上,抱着她的枕頭,蓋着她的床被,房裡流盪着她的氣味,我戀戀不忘,一直猛刷手機重溫她的照片,還有她的聲音,三五個留言都是關於吃的,她說她今晚沒有煮晚餐,叫我自己搞定,不然就是說今晚煮了什麼,記得過來拿。

那一天在靈堂時,我問外甥最喜歡吃婆婆煮的什麼食物?外甥說炒包菜,因為在外面吃不到這樣脆口的包菜,我的妹夫說炸肉丸,我也認同,那是媽媽的獨家食譜,小兒子說是酸辣螃蟹,媽媽知道小兒子最愛吃螃蟹,只要巴剎一有賣螃蟹,她就會煮一大碟,每次下班回到家,那碟螃蟹吃得一乾二淨,媽媽就會笑着說:“都給你兒子吃光了!”倒是有一個晚上,我深夜下班,家人全都睡着了,我看見飯桌留着一碗湯,是ABC湯,我拿進廚房煲熱,喝了一口,心裡一暖,眼睛一濕,眼淚不由自主地滾落下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覺得自己辛苦勞累了一整天,回到家竟然可以喝到媽媽煲的湯,感覺很溫暖。

那碗粥成了她最後的晚餐

那幾天在醫院她沒有食物入口,直到醫生說可以吃粥了,她非常開心,我一小口一小口地餵着她,她吃急了,嗆到了,我抹抹她的嘴,我問她還要吃嗎?她點點頭,我問她好吃嗎?她說有點冷,我摸一摸碗,微燙,她習慣吃熱食,我繼續餵她,她精神很好,我用WhatsApp聯絡我老婆和小兒子,小兒子對她說:“婆婆,你早點回家!”她看着我的手機,眼神閃過一絲迷茫,我跟着聯繫我的大兒子,他還在公司上班,媽媽問他吃飯了嗎?在公司吃嗎?今晚會做很遲嗎?她對我這大兒子特別溫柔,可能他是第一個孫的緣故,他從小由她照顧,他也很疼她,他在手機裡雖然沒多說話,但是眼神裡的憂傷卻溢滿整個屏幕,接着她也跟我妹妹的孩子聊了一會,過後她吃飽了,我關了手機,將那碗粥移走,那時候我們都沒有想過這一碗粥卻成了她最後的晚餐,那視頻上的噓寒問暖,也是她跟孫兒最後的道別。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曾子曰)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