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開千百度】買一份想念媽媽的記憶

我們永遠都記得她的付出,那晚跟她道別時,妹妹感激她在家裡最艱難的時刻挺身而出,也忘了是誰說下一世要繼續當她的子女,大家都跟着附和,一邊哭喊,我好希望她能夠聽見我們最後的告別。

Advertisement

媽媽曾經說過,她的屋契她的定期存款單她的金飾都沒有放在老家,所以那天我們整理她的遺物時,就只發現她的衣物、手袋這類身外物而已,倒是在計算她的銀行定存和其他財物時,我們都嘖嘖稱奇,她知慳識儉,多年儲蓄,竟然存了一大筆錢。妹妹說:“雖然我們每個月都有給她家用,她主要花在伙食費上,但現在買菜買肉都不便宜,她竟然還可以儲蓄了這麼多。”

其實,媽媽持家有道也不是近年的事,我們小時候就看過這位客家女人的堅毅不屈。那時候是1980年尾的金融風暴吧,爸爸的生意大受影響,我們四個小孩除了姐姐剛出來打工之外,其他都還在上學,所以,媽媽毅然撐起養家的擔子,她跟遠房親戚學習烘焙,像蛋撻、椰子撻、香腸麵包等,她本來就廚藝了得,一學就上手,接着就在巴剎裡開了一個檔口,主打蛋撻,另外售賣暹羅炒粉、班丹蛋糕、杯子蛋糕等。

省吃儉用存了一大筆錢

每天凌晨四五點她就起床打點一切,那一陣陣的蛋香像是叫喚我們醒來的鬧鐘,媽媽在家烘焙,我們就分班輪流推着檔口出巴剎,我記得當時媽媽賣的蛋撻只是一元三個,但她就是靠着這些新鮮出爐的蛋撻,讓我們一家人度過那一個經濟難關。

我們永遠都記得她的付出,那晚跟她道別時,妹妹感激她在家裡最艱難的時刻挺身而出,也忘了是誰說下一世要繼續當她的子女,大家都跟着附和,一邊哭喊,我好希望她能夠聽見我們最後的告別。

這些年,她省吃儉用,就讓她存了一大筆錢,今年年初我小兒子開學時,她就遞了三千令吉給我,她知道我一個人養家很辛苦,今年公司也沒有發花紅,她一心想減輕我的負擔。小兒子知道後,就一臉認真地對我說:“Daddy,我們不可以用婆婆的錢,這是她辛苦儲蓄下來的。”我叫他自己跟婆婆說,他真的將那三千令吉退回去,過了不久,他卻拿着一千令吉回來,他說他只成功退回兩千令吉,婆婆硬要他至少收下一千。

媽媽就是這樣,她總是在我們最需要溫暖的時候,讓我們轉身就看見她。最後,我們決定將她留下的錢,除了平均分配之外,也捐了一些出去,讓她的愛分給更多人。

那天小兒子就拿着媽媽留下來的手尾錢,說不懂該買些什麼,他開始想買即將推出的PS5,我建議他最好買一個可以戴在身上的物件,象徵着婆婆的愛一直陪伴左右。不久之後,他說要買一隻手錶,戴在手上,紀念婆婆。可是,媽媽一離開後,新冠肺炎惡化,我們都只好待在家裡,小兒子一直說:“等MCO結束後,我第一件事就是去買手錶。”我也不懂他是為了手錶還是為了想念婆婆,但偶爾我會問他你有想念婆婆嗎?他都會靜了下來,點點頭,就不再說什麼了,只是眼睛閃過那一抹憂傷,卻像是一尾受傷的魚兒,一直沉下水底去了。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曾子曰)

 

 

 

Tags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