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開千百度】約出來抱一抱

像在疫情期間失去工作、親人逝世、離婚、破產、分手、公司倒閉……緣份盡了,感情沒了,一切都回不去;親人染疫而去,不告而別,那是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倒是工作丟了,公司倒了,只要人還在,心還在,可能還有從頭來過的機會。

應該就是這樣了。

Advertisement

政府已經宣佈吉隆坡進入Fasa 2防疫階段,可以堂食、跨縣、剪髮、看電影、進行拍攝工作,而且大部分行業都可以恢復營業。

老婆說:“每天確診人數還是很高啊!”我對老婆說:“我覺得他們不在乎了,只要接種率越來越高,超過八十巴仙的人口都打完針,我們從此就是這樣過日子,也不可能再回到從前的生活狀態。”

我也跟小朋友說:“居家工作快要結束了,作好準備回公司上班吧。”

可能很多人對於回公司開工的事依然感到忐忑不安,但是這一天始終會到來,到時候看看公司會不會實施AB組輪替制,盡量減少公司的人數,讓大家在比較安全的環境下安心工作。

小朋友問:“真的沒有辦法恢復以前的生活狀態嗎?”

我說,很難。

像在疫情期間失去工作、親人逝世、離婚、破產、分手、公司倒閉……緣份盡了,感情沒了,一切都回不去;親人染疫而去,不告而別,那是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倒是工作丟了,公司倒了,只要人還在,心還在,可能還有從頭來過的機會。

還有那些上了將近兩年網課的學生,他們錯過了很多在校園在運動場在跟朋友無樂不作的快樂時光。

我的小兒子說:“如果不是疫情,我就不會到了現在十八歲都還沒有開始我的初戀。”

說到戀愛,因為10公里的禁足令,很多情侶都無法跨縣越境,只能透過手機影像互慰寂寥。

我的同事嘆氣說:“我兩年沒回過家鄉,我兩年沒見過我的父母了。”

前陣子,他的父母受到疫毒感染,送進醫院隔離和療養,他急得發狂,歸心似箭,可是因為禁止跨縣,他根本無法回家。

第一時間跨州回鄉探父母

這些遊子都說,等疫情轉好,他們第一時間就會跨州回鄉探望父母,吃一頓母親煮的家香味,我問過一名離鄉背井的小朋友:“當你兩年沒見過你父母,再次重聚時,你會哭嗎?”

小朋友說不知道,她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到時候她會讓我知道她會不會激動得流下眼淚。

在這兩年的疫情期間,也不至於全是一片空白的記憶,我們失去了原有的自由和安定,甚至失去了摯愛的家人,老朋友說這麼多人失去了這麼多,會不會留下創傷後遺症呢?

我不排除有這個可能性,我的朋友因長期一個人困在家裡,像在孤島一樣,最近經過醫生的診斷,証實他患上焦慮症,現在只好開始服藥,控制病情不讓惡化下去。

我開自己的玩笑,雖然我失去很多,但也得到很多,比如我得到很多肉。

在這一個遺失的時光中,這一種苦中作樂的幽默感有如我人生的大補帖,讓自己坦然地面對每一天,哭完後抹乾眼淚,即使是苦笑也是笑,在心情放鬆那一刻,也沒想過什麼明天會更好的寄望,只是覺得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好,最重要還是多多保重身體,待疫情好轉時,我們可以約出來見個面,牢牢實實地抱一抱,那感覺應該會很好。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曾子曰)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