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梅開千百度】我還可以做什麼?

突然驚覺還有三個多星期就來到農曆新年了,也沒有奢侈的時間去嗟嘆歲月無聲,倒是提醒自己有否陷入錢不夠用的窘困。

Advertisement

跟小朋友聊起,每個月的薪水已是捉襟見肘,現在求神拜佛只能寄望今年花紅大有着落,看見小朋友滿心期待,我唯有把話含在口中,不想潑人冷水。

去年行情死寂,大選前恍如一池死水,即使大選後漸有起色,但也難以追回六個月的失利。

所以公司出不出花紅還是一件吊詭的事兒,相信最後還是掉入人情和道理的選擇之中。但我卻打定輸數,今年準備過窮年,我們這班打工仔總有唱不完的悲歌,尤其年近歲晚,一講錢就失心瘋,這是一種老板永遠都無法體諒的心痛。

我打工打了半輩子,在服務過的公司裡都扮演着盡忠職守的好角色,上情下達,穿針引線,我不怕稱讚自己會臉紅。

只是多年以後,發現自己的付出和得到卻不成正比,我從不怨天尤人,既然一早就選擇飾演任勞任怨的角色,即使沒有金像獎加冕,但功績自在人心,我行出去,小朋友沿途歡送,我當之無愧,大方接受。

只是表面風光,但我腰間束緊,一把年紀還要憂柴憂米,怪只怪自己不靈光的頭腦,還有那不值錢的骨氣,我兩袖清風不打緊,但我一家幾口豈能吃西北風度日呢?

那天小朋友問我今年有何大計?我不假思索,直言:“搵多啲錢!”

因為我們這些每月盼出糧的受薪一族,收入會否增加全賴薪水調幅,我說的“搵多啲錢”的關鍵字在“搵”,意思說除了月薪以外,看看可否在其他管道找到賺錢之道。

我死剩一把口和一枝筆,朋友建議我開課授徒,我問教什麼?他說當然是三句不離本行啊。

想開班教人寫廣告文案

這一點我不是沒想過,前陣子我們廣告文案圈中有人奔走相告,江湖上有一位名不見經傳的文案人開班教人寫廣告文案,聽說收費不低,反應不錯。

現在微商當道,他們需要有人指點文案寫法,我想想如果可以普渡微商,又可以“搵多啲錢”,的確兩全其美,只是若要開班,我也不想誤人子弟,我可先要整理一套曾子曰廣告文案心法,出師才有名。

“我還可以做什麼?”這是我最近想得最多的問題,我只是覺得自己庸庸碌碌這麼多年,也應該好好為自己打算一下,不然退休後食老米可以食到何年何月呢?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曾子曰)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