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開千百度】我相信希望與愛的存在

那天在面子書隨口跟老朋友問好,沒想到她說:“哈哈,我沒有很好,畢竟生病了,但也沒有悲觀……”

我尷尬極了,也不懂該說些什麼。

Advertisement

她對我說,年初她確診癌癥,施了手術,做了化療,現在即將完成電療了。

“沒事,我OK!” 她越是輕描淡寫,我更加感受到這句話的沉重,她大半年都在跟病魔拚鬥,那是需要多少的毅力和勇氣,難得她一直都保持着正面的心態。

我只覺得自己好丟臉,老朋友生病了,我不但不知道,還說不出半句安慰的話。

“守着希望與愛,這個很重要。”我突然想起我曾經深信不疑的道理,只要懷着希望,心里有愛,很多人生的坎很多過不了的難關最終都能一一跨過。

我突然想起兩年前K的男朋友W在停泊島潛水時發生的那個意外,醫生說沒有希望了,可能會變成植物人。

那時候我在吉隆坡,K陪着W的身邊,我心焦如焚,不停跟K保持聯絡,那時候W的家人在新加坡趕着過來,我覺得K很勇敢,她一個女子單獨面對着突如其來的打擊,本來這是一個浪漫的假期,萬萬沒有想到卻變成了一個悲劇。

在我跟她一來一往的私信中,她說她偷看那些放在桌上的資料,她用手機拍下那些一大堆陌生的醫學名詞,她自顧上網了解W的病情,她一直看着W昏迷不醒,她等候他媽媽的來臨,她沒有說她有沒有哭,她只是叫我幫她請假,但是請多久也無法說明,因為那時候根本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除了等待,還是等待,漫無止境地等下去。

直到奇跡真的出現了。

W活過來了,他沒有變植物人,他慢慢恢復知覺,慢慢會說話了,手腳慢慢能活動,慢慢能行走,慢慢記得一些事情,手指慢慢能舒展,慢慢慢慢,他跟以前沒有兩樣,他真的是從死門關裡逃了出來,醫生也無話可說,K糾結已久的雙眉終於鬆開,臉上巧笑嫣然,如果我是W,我會愛她愛到下幾輩子,她默默地守候着,過了大半年,她如願以償,他回來了。

在W發生意外的半年前,我們一家人回怡保掃墓,有一個晚上在Plan B遇見他們小兩口子,我走過去跟他們閑聊幾句,付賬時也順便幫他們付了。

可能是緣份吧,我很喜歡他們這對小情侶,兩人都長得好好看,恰似漫畫中的男女主角,後來知道W跟我爸爸同鄉,感覺更加親近。

一切不愉快都會過去

後來,他說要請我喝茶,說了很久,可是時間敲不定,如果成事的話,我一定會問他:“在你昏迷的時候,你看見了什麼?你聽見什麼?你想着什麼?”

我期待他的回答是:“我看見黑暗中的微光,我聽見希望微弱的聲音,我想着我深愛的人。”

我相信當每一個人都守着希望與愛的時候,就會發出我們也無法相信的力量,甚至奇跡也會跟着出現。

W和K這一個勵志故事,我一直都放在心里,每每遇到人生不如意的事,跌入深淵低谷時,我就會想起他們劫後餘生綻開的笑容,一切不愉快都會過去,失去了的也不會回來,最重要是我們最後還是可以活下來,快樂地說一聲:“請放心,我很好。”

我希望我的老朋友也能感受到希望與愛的力量,我們對生命的堅持和熱愛,我相信“冥冥中的安排”並不會讓我們白走一趟。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曾子曰)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