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開千百度】念念大姐的真善美

“大姐的五十八年,活得非常充實和精彩,她也為身邊的人帶來了很多愛和歡樂。”我安慰我的岳父,繼續說道:“大姐像是上帝派下來的天使,她現在完成全部任務,就回去天堂,繼續她永恆的人生。”

在大姐的追思會中,她的丈夫、兒女、兄妹、侄女、外甥、女佣、教友、朋友、同學、親戚……都說着同樣的事情,都是關於大姐的真情、善良和美麗。

Advertisement

“她從來不說別人的壞話,反而一直會幫人說好話。”

“她很尊重長輩,她時常陪伴他們,不管我們要去哪裡,她都樂意載上載下,全都出自真心。”

“她也常去幫助原住民,村落有女孩出嫁,她趕去幫新娘化妝。”

“在她病得很嚴重的時候,她還會記得問我孩子的學業情況。”

“她唸初一時,班上有個家境貧窮的同學,她會分一半食物給這同學,新年快到時,她還帶那同學去買新衣過年。”

對老人家貼心 也關心小孩

回想起來,以前我們每次見面時,她都是臉帶親切笑容,不是問:“新發,你好嗎?”不然就是問:“新發,你要喝咖啡嗎?”

新年時,他們來我家拜年,如果我媽媽剛巧在家的話,大姐一定會給媽媽一個紅包。

她不只是對老人家貼心,她也很關心她身邊的小孩,比如我的兩個兒子,從小到大都受到她的照顧。

她知道我們的經濟並不富裕,所以她在兩個兒子的生日或新年,就會送上一封大紅包。

上一次她將一輛舊車出讓給我們,市價值一萬六七千令吉,但她只收我們一萬令吉。

現在,我慢慢將這些回憶編織起來,她留給大家的印象都是美好的,她的丈夫形容她是一個單純的女人,因為她永遠保持着一顆單純的心,她的丈夫說她在醫院撥電給他說:“I want to go home.”她的語氣就像小孩一樣可愛,而這一句話也成了她留給他的遺言,他解讀她口中的Home,就是他們盼望有一天會重聚的天家。

我們都捨不得她的離開,我的岳父老淚縱橫,他一直碎碎念白頭人送黑頭人的悽慘,一直惋惜大姐在五十八歲就離開這個世界。

我可以安慰他的唯一說法,就是大姐在這五十八年的生命是多麼的豐盛,她年輕時是一名空服人員,大半個地球都走遍了,後來她嫁給一名飛機師,她已辭掉工作,轉去考取房地產經紀執照,希望有較為伸縮性的工作時間,可以陪伴丈夫和兒女,也可以擁有自己的事業。

當兒女長大了,她的房地產仲介公司的生意也越做越好,但她還可以在忙碌的工作中,撥出時間處理教會事務,負責青少年主日學的工作。

此外,不管是夫家或娘家的聚餐,她很少缺席,她不是忙着張羅,就是顧着招呼,他們的家永遠都是熱熱鬧鬧的。

“大姐的五十八年,活得非常充實和精彩,她也為身邊的人帶來了很多愛和歡樂。”我安慰我的岳父,繼續說道:“大姐像是上帝派下來的天使,她現在完成全部任務,就回去天堂,繼續她永恆的人生。”

其實,我同時也在安慰自己,我覺得只有這樣,我們的心裡都會好過一些,我現在一想起大姐,腦海中就會浮現她那溫暖的笑容,我覺得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當她離開之後,每個人想念的都是她最美好的一面,她待人處事的真善美,她樂於助人的熱心。

其實,這也是她留給我們的一道問題,我們不妨捫心自問,我們過了這麼多年的人生有沒有白活呢?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曾子曰)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