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開千百度】不要看我最後一眼

我深深感激那個幫我媽媽化妝的禮儀師,不知道他施了什麼魔術,我媽媽兩邊嘴角微微上揚,我們看見了,心裡頓覺釋然,認為媽媽是含笑而逝,覺得媽媽是心無牽掛了……

老朋友的父親去世,我在靈堂獻花鞠躬後,老朋友的母親問我:“你要看看Uncle嗎?”我說當然要看,她說:“有的人會害怕,是不敢看的。”我笑笑說:“Uncle看着我長大,我不怕。”

Advertisement

我是真的不怕,不管往生者是親朋戚友還是其他人,只要他們的家屬願意讓我們瞻仰遺容,我是來者不拒,我走到靈柩前,看一眼,說一兩句一路走好請安息的話,說聲謝謝,再鞠個躬,就是這樣,我只是想對往生者致最後的敬意。

對於他們的遺容,大部分都跟在生時的樣貌不一樣,可能是經過過度的化妝和修飾後,就變成了另一個樣子,有點似曾相識的痕跡,但卻不完全相似,可能就是因為對着一個這麼近那麼遠的容貌,根本不會懼怕,看一個和看十個,似乎都沒有什麼兩樣。

與其說懼怕,不如說印象深刻,我這幾十年來,大大話話也瞻仰過好幾百個遺容,唯有兩個我還是牢牢記住,一個是我的前同事,她遇上車禍,意外而逝,年紀只有二十六七歲,她的父親是華人,母親是馬來人,我們出席她的喪禮時,就看見她的遺體包着白布,她像一個睡着了的小女孩,她的母親屈膝坐在她的身邊,不時摸摸她的臉,一邊低聲飲泣,我記得她一臉素淨,沒有化妝,惟小臉上還有一兩道劃傷的傷痕,直到現在,我依然記住她那一張臉,她睡得好沉,沒有醒過,當然,我還記得她最後跟我說過的一句話,我們在公司樓下的電梯門前偶遇,她對我說:“下次我們再約吃飯。”說完,她露出她甜甜的招牌笑容,我對她說:“再見。”

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遺容,是我不幸被人謀害的老朋友,可能是來不及化妝,他的臉上滿是傷痕,就像警匪電影中的死者檔案照片,我沒有想到會是這樣,我嚇了一跳,心裡更是傷心,想到他在死前的掙扎必是十分無助,他慘遭突如其來的毒手應該讓他始料未及,我對他的遺容念念不忘,有時候駕車經過他遇害時的公寓,不期然地就會想起他,我也不是害怕,倒是心裡有點難過,反覆唸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為什麼選中他?”

ADVERTISEMENT

請別讓人瞻仰我的遺容

其實,在這麼多個遺容之中,我覺得我媽媽最好看,所謂的好看就是她跟在生時的容貌沒有分別,我深深感激那個幫我媽媽化妝的禮儀師,不知道他施了什麼魔術,我媽媽兩邊嘴角微微上揚,我們看見了,心裡頓覺釋然,認為媽媽是含笑而逝,覺得媽媽是心無牽掛了,偶爾想起,也會看見她那一朵永遠的微笑。

我跟我老婆說過,日後我百年歸老時,請別公開讓人瞻仰我的遺容,我生前長得不好看,我相信我的死人樣會更加難看,有心來跟我鞠躬致意送上帛金我都無任歡迎,唯獨瞻仰遺容我就不讓你們得逞,當然,我還是會讓至親家人看一看我最後一眼,不過,那也只是儀式上的需要,坦白說,到時候我一閉上眼,無眼屎乾淨盲,我也不想多多人圍着我的靈柩對着我說:“他整個樣子變了!”那時候不要逼我開口說道:“關你鬼事!”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曾子曰)

Tags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