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零頭

根據後台強硬大亨的說法,以CCC擁有幾十億令吉可動用的現金而言,用不到十巴仙的金援買下M公司的寶地甚至整間公司,僅是Small Change(零頭)而已。

2020年10月7日星期三下午4點26分,香港師父突然來電,還對談超過40分鐘。自今年2月以來,彼此已相當罕有互通音訊,因為除了層出不窮的壞消息,日常都是乏善可陳,唯有那樁“酒店政變”事件,曾讓師父揣測:“你哋馬拉換咗政府,好有可能CCC工程會再返嚟。

Advertisement

但天意難測,病毒已弄得民不聊生,8個月已過,至今仍毫無消息。

更何況師父自從在2015年的第三季功成身退後,除了頻飛中國大陸和偶爾也赴日本公幹,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他帶領的一項封閉式投資基金上。這種基金少說也有幾十億,責任可謂十分重大。我這個過氣徒弟應該體恤他老人家公務繁忙,如非必要就避免去騷擾他。

那個有如人間蒸發的信誓旦旦準備以三億美金買下澳洲金礦的大隻廣,他若不來煩我,我也不會去滾搞師父。如非他在上個月打起這個為他揹鍋的OL主意來,我也不會去向師父請示。

早幾個月前趁着通話之便,我已告知師父準備返老家長年吃風的打算,因此需放下自2017年11月便替他的香港福建佬徒弟當個掛名董事的一腳踢CCC有限公司。

暗中部署華麗謝幕

豈知這個名叫約臣汪的CCC公司金主,一點也不關心OL最切身的問題,那便是有如一把利刃懸掛頭上的董事職位,而是輕輕鬆鬆地回一句:“我會搵個馬拉嗰邊嘅人接收你嘅股份。”

不知這名一直在追逐着金礦夢的金主是不是扮無知,我也不再多說,只是發出一個期限,要他在今年12月底前找人代替,成為新董事兼新股東。

我與汪金主的所有通訊都拷貝一份給師父,發出那份“2020年終大限”郵件後,還另外給師父傳送短訊,說明為何要堅決辭去董事職位的原因。

這是因為在新的2016年公司法令下,董事所背負的責任比起以往更為重大,而自己又是形同獨家村的單人董事,所有事情都由自己一人去扛,若有任何閃失,也將全然獨自承擔。

當日會接受這個委任,也是由於師父接頭,為這名據說背景強大的香港籍福建大亨在他們所謂的馬拉成立新公司,買下M公司的那塊寶地成為橋頭堡,好讓CCC這間剛成立的BB公司接收數以幾十億計的熱餑餑。

根據後台強硬大亨的說法,以CCC擁有幾十億令吉可動用的現金而言,用不到十巴仙的金援買下M公司的寶地甚至整間公司,僅是Small Change(零頭)而已。口氣這麼大,儘管當日只是畫餅,也讓思鄉情切的OL憧憬無限。

那將是M公司經歷過60年的輝煌歲月以及近10年的艱難日子後最美好的結束。

而這個完美計劃就只有師父與我知道,即使是整個M公司董事局,也不知曉師父一直都在遠方暗中部署這個華麗謝幕。

為何華麗?因為香港籍福建大亨的出價,是當日M公司市值估價的1.3倍。師父還說:“你還有新的更重要的任務在等着你。”我唯唯諾諾,也不置可否,免破壞他的興致,還有他的一番富貴同享好意。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