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雲霧

如今在人事關係更遠為複雜的英資公司也同樣剛過九個月,絕對不能因為一個“是我?非我?”疑團而一走了之,否則“九個月換一工”便像成了魔咒似的。

聽到“好毒好毒”那日,是1974年聖誕節前一個星期。菜鳥OL知道善良阿姨不久後就會準備發薪,且各部門經理也要做旗下員工的年終表現報告,以呈交給人事部,作為下年調整各人員薪金的參考。說那話時,她手中正拿着幾張紙。

Advertisement

作為職場新雀,菜鳥OL其實並不懂得那麼多,只是聽到善良阿姨偶爾說到自己的工作,方才知曉原來加薪多少與升職與否,必須經過這層層審查,並非總經理威廉彈一人說了算,雖然他具有最後的決策權。

但善良阿姨那天看着她連批英籍阿伯羅治兩句“好毒”那番話,還有她話中有話的憤慨眼神,立即令菜鳥OL凜然心驚,暗忖:“莫非是羅治不只給我的工作表現批了個F,還寫了篇洋洋灑灑的毒文?”

不才的菜鳥OL即使菜,卻也不想對號入座,更不想追問善良阿姨何謂“好毒”,所以選擇廣東話所說的“呢度聽呢度算”,笑了笑就走開。

不過“是不是指的就是我”依然是揮之不去的陰影,這讓菜鳥OL加強另謀出處的念頭。但無論如何,短期間還不適宜蟬過別枝,因為第一份工才做了九個月,當日幾乎同時接到兩項考試的及格通知書,便滾水淥腳似急着走人,即使家族會計公司的老板們立時加薪留人,還是頭也不回的進入英資公司。

如今在人事關係更遠為複雜的英資公司也同樣剛過九個月,絕對不能因為一個“是我?非我?”疑團而一走了之,否則“九個月換一工”便像成了魔咒似的。

那就繼續在壓力山大的環境下勇敢地接受挑戰吧。說到挑戰,平凡的軀殼裡流着驕傲血液的菜鳥OL,那些年每逢去面試新的工作,當被問到為何要轉換工作時,必定信心滿滿的說要找份比現在更challenging(有挑戰)的工作以一展所長。

職場菜鳥通常都會以為自己是大材小用,無論在打着一份怎麼樣的工,還是覺得當下的老板有眼無珠不識將才。

英籍羅治阿伯的毒筆檄文看來確實有效,因為在他之下那位平時煙抽得比大煙槍詹姆斯還要兇幾倍的高級會計師,就在毫無預兆之下突然離開。

雇用大堆各種名堂會計師

當聽到英資公司竟然還有個不知有何作用的高級會計師時,沒甚工作經驗的菜鳥OL還是感到好奇,不明白何以區區一間貿易公司,竟會疊床架屋的雇用了一大堆各種名堂的會計師,再加上十多名各種級?的簿記員,會計部似乎成了整間公司的最龐大部門。

菜鳥OL進來公司首日,便被告知財務總監Reuben是她的直系上司,與善良阿姨的職位同級,她還以為自己的工作結構就是依此框架。

豈知有一天,突見到個穿着紅白小格子襯衫打着條紋領帶不停在吞雲吐霧的男子,出現在海南人阿丁的櫃枱前,方才知道此雲霧吞吐男竟然是公司的高級會計師(Senior Accountant) 。

可能是剛聽到公司來了個新人,一派悠閒在吞雲吐霧的煙火男踱了過來,遞出右手對菜鳥OL說:“Hi, I’m Sim. You’re the new Assistant Accountant?”(嗨,我是Sim,你是新來的助理會計師?)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