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鋸齒

傳說中的木瓜樹悉數失蹤還不是最意外的事。最讓OL這個識少少扮代表的黃綠風水師吃驚的是,原來東廂這邊的兩間主人房,兩房面向大路的那面牆竟同樣作鋸齒狀,比起大吉利是的屠刀型房間還要驚心動魄。

老爺子的晚年如此孤獨淒清,真應了廣東話中那句令人害怕的警告語:“因住收尾嗰兩年吖!”

Advertisement

其實從來沒有人曾目睹他被幽禁東廂那些年的日常生活是什麼模樣。只是在2014年,有日M公司在早晨派園丁去洋房修剪草坪時,說見到外籍女傭推着坐在輪椅上的他,出來二樓的陽台上吹吹風看看風景。

派去剪草的卡魯邦三米是印度籍外勞,斯時在M公司已服務了八年。據他說,那次是他距離上一次看到老爺子約三四年後才首次見到他露面。

他說女傭很機警,一見到自己望向老爺子,便急急忙忙的推他回去陽台後面的房間。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也看到老爺子滿頭白髮,狀似很疲倦不堪,與過往看人的凌厲目光像是變了另外一個人。

卡魯邦三米的一番敘述是由茱麗亞轉述給OL聽。她聽了,很直接地說了句:“咁慘吖?而家連出來吹下風,而且重係晌樓上,都驚畀人睇到?佢哋咁對佢,重係唔係人嚟!”

匪夷所思鋸齒房間

在2017年11月,M公司的辦事處遷入老爺子曾住了五十年的洋樓後,OL曾上去他住過的房間巡視,並從二樓的寬敞陽台觀望下面那片平坦開揚的大花園,可看到兩株高大的傘狀松樹,各據前後兩個角落直挺挺的高聳達屋頂,以及幾叢灌木和一棵長得十分茂盛的桔子樹。

惟不見任何一棵傳說中的木瓜樹。OL曾經聽從前的花匠何伯說過,因為老爺子喜歡吃木瓜,每天晚飯後必吃上一兩片,便索性在自家的花園種上一整排木瓜樹。所以卅多年來,OL一直都以為花園長滿了又名萬壽果的木瓜樹。

傳說中的木瓜樹悉數失蹤還不是最意外的事。最讓OL這個識少少扮代表的黃綠風水師吃驚的是,原來東廂這邊的兩間主人房,兩房面向大路的那面牆竟同樣作鋸齒狀,比起大吉利是的屠刀型房間還要驚心動魄。

那是怎麼樣的建築師,在半個世紀前,才會設計出這樣不合實用邏輯的鋸齒房間來?

更奇的是,當年簽約買地的老嚴董事長不僅是長袖善舞的寧波商人,也是已住在香江多年的老香港,難道完全不受到最重視風水的港人所影響麼?即使老董事長並非是審批建築圖樣那位,因為他較多時間都是居港處理那邊的業務,但全職逗留在八打靈工廠的年輕時代老爺子,不可能沒看過那匪夷所思的鋸齒房間圖則吧,而且那也是他的睡房,怎會就那樣拍板通過呢?

即使嚴氏兄弟已全盤西化,尤其老爺子是畢業自美國教會所開辦的聖約翰大學,並不在意什麼風水不風水之類的八卦,但兩間一模一樣的鋸齒房間,該如何安置床舖衣櫃梳妝檯小沙發這些不可缺少的傢具?

看着這兩間已經搬得空蕩蕩的鋸齒臥房,自己也正在打算裝修家鄉房子的OL,總想不出居住在這裡的老爺子,到底是如何度過他過去那五十年,而且想起來都會難過的鋸齒歲月。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