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行管

讓黎民措手不及準備應對的行管令已經實行,OL唯有冒着被半路攔截問罪的危險,咬緊牙關去見這名不知是何方神聖的買家代表。

屢經挫折仍不放棄成為金礦主的捉襟見肘大亨雖然行不得也哥哥,聽到OL不願冒被控洗黑錢的風險,立馬便提供的本地律師聯絡人,竟也效率奇高,在同一天內便來電詢問能否在隔天過賬給他。

Advertisement

如那樣做,OL便得親自上渣打銀行提呈轉賬申請。想到那地方於銀行辦公時間找車位難如登天,而且還是在五花八門的什麼MCO、EMCO、RMCO期間,便立即回答說不行,只能以支票過賬,不過需等上例牌的3天時間才能真正進入其戶口。

師父到底閱歷深,勸我必須讓他的所謂徒弟簽一紙免責擔保書,以防他日後翻臉不認賬,告我錯誤挪用他的資產之罪。

還是師父設想周全。雖然手上擁有金礦主的電郵指示,但防人之心不可無,受教的OL便擬了封由約臣汪親自簽名的免責函,以電郵傳遞給困在大灣區數月的失匙大亨。

失匙大亨的效率一樣奇高,當天便將已簽署的免責書傳送回來。這下OL便可無後顧之憂,立即開了張兩萬二的支票,於傍晚時間存入那個聽說是名執業律師的私人戶口。兩萬二是權衡數目,總不能全額讓他拿完。雖然兩萬二並非小數目,但銀行竟也沒有打個電話來證實支票無誤,不聲不響就悉數過賬。

只是經過此番折騰後,癡等幾十億大茶飯3年仍落空的OL,更加下定決心要在這個多災多難的2020年終前卸下CCC之責,不管金礦主所畫的大餅是如何的誘人。

市道本來就不好,再加上這個已讓黎民百姓民不聊生七個多月仍見不到盡頭的世紀病毒肆虐,M公司想要在近期內將那塊價值超過兩億令吉的寶地脫手,恐怕是難上加難。

此真是個煎熬的難題。當然並非沒有出路,那便臨崖撒手。曾經看過公司飛黃騰達賺得盆滿缽滿,也看着整個集團支離破碎官非不休,人去樓空後只剩下最後5名的白頭舊人,合共年齡超過325歲,在守着一塊稍一鬆懈便雜草叢生的荒地,此種淒涼景象,若突然不顧而去,卻又過於不近人情。

最後一哩路特別崎嶇

世上的最後一哩路,總是特別崎嶇。多少個美好的希望,卻總是以失望告終。

但在今年3月18日行動管制令開始實行那天,有個名拉茲的不速之客不知從何處得到我的電話,說他代表一名香港客戶,隔天要來實地考察M公司那塊地。

可是讓黎民措手不及準備應對的行管令已經實行,OL唯有冒着被半路攔截問罪的危險,咬緊牙關去見這名不知是何方神聖的買家代表。

來者共有兩人,只是身材嬌小的蜜糖色皮膚長髮女子只當司機,並未進門商談。全名拉茲尊納登的身高至少一米八壯男遞名片過來,原來在香港和德國漢堡都有工作室,看來來頭不小。見他談吐不俗,顯然對M公司和這塊地已下過功夫,讓本來已經因突如其來的行管令而更為焦慮的白頭宮女,仿彿重燃希望,心想:“莫非這次是來真的?”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