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虛晃

聽到老同學曾姓審計師如此稱讚M公司的賬目乾淨且有條不紊,OL卻有些心虛,因為老爺子年年都在財政年度的存貨估值中大幅度刪減三兩百萬,在拉長補短之下,又大手筆調高賣與自家最賺錢的A公司硫酸售價,好讓A公司不必賺頭太大,這樣便可一家便宜兩家着,雙雙皆可減低該交納的稅。

目光如炬的審計師竟然察覺不到這些Creative Accounting(創意會計)伎倆,究其實也是拜OL這名死忠共犯所致。可能咱們的創意過於新穎,連向來明察秋毫的審計專才也看不出來。

Advertisement

OL謙虛地接受老同學的溢美,說此都是一分一毫也不放過的同事功勞。這也是實話。會計部主任蜜色斯丘是連一個小數點差異也不放行的數字控。這點我完全支持她,因為若任由小處含糊,難保不會差之毫釐謬之千里。

聽到老爺子不只辦公室被翻轉,連住家也被抄,久已慣見稅局標準作業程序的老同學審計師囑我不必過度擔心,只要配合調查就好,儘可能據實呈上稅局要求的確實資料,他還大派定心丸說:“叫密斯特嚴放心,只是罰款而已,不會告上法庭。只要合作,IRB也不至於向法庭申請扣押他的國際護照,因為他有大額投資在馬來西亞,不會有潛逃危險。”

自創移花接木高招

為了更加瞭解老爺子和M公司所面對的罰款數額,我把所得稅法令下的有關條款詳讀幾遍,確是可以追溯12年。老爺子的每年個人所得稅都由OL代為填報,皆是有根有據的收入,除了每月M公司的薪水,也包括其他公司的董事費和股息,照理說被抓包的機會不大。卻不知兵不血刃的稅官領隊,還另外從他的抽屜中搜到什麼秘密文件,有可能重拳出擊也難說。

OL這一生只成為一名死咕咕的薪水人,領着一份也同樣是死咕咕的月薪,唯一額外收入是可能獲得加碼的年終花紅;到了成為包租婆有租金收入,一樣死咕咕的老實報稅,從未敢隱瞞過一令吉,所以也從不知IRB的權限竟然如同阿Sir,可以迅雷不及掩耳手法拉大隊上門抄家。

其實到了1986抄家那年,除了尚未知曉老爺子暗藏外國公司的出貨單和發票此事外,我已經在無師自通之下摸清他的另一移花接木創意會計高招,那是任何一所頒發MBA學位的知識殿堂所教授不來的絕活。

OL進入M公司最初那一兩年間,每月飛來吉隆坡“睇數”的港男會計師阿廣生,就對老爺子的某項創意會計甚為不滿,不只一次氣憤地對尚算幼齒的OL發牢騷:“將T公司嘅單據分兩次入數!咁嘅嘢都敢做!”

矇查查的年輕OL聽得一頭霧水,不解地問:“乜嘢系一份單據分兩次入數?點解要咁做吖?”T公司是集團內的一家物流公司,只做自家產品的運輸,而兩名股東都是M公司的中級員工,繳足資本只有一萬令吉,生意額在1977年已超過資本的二三十倍。兩名員工股東當然只是虛晃,背後百分百操控的是老爺子。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