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英鎊

老爺子在港男離職七八年後,終於因為他一意孤行的創意會計而慘遭抄家,如阿廣生仍在看顧賬目的話,可能會擔心得“有得震冇得瞓”了。

初入職場那幾年,小小OL每月收到的兩份在大不列顛出版的專業月刊,都會看到那些薪酬比這裡高出七八甚至十倍的徵聘廣告,也不無心動。論專業資格,初出茅廬的年輕OL算是合格,只是欠缺工作經驗。只不過兩個專業文憑都是在大不列顛頒發,那些徵聘公司又豈會考慮十萬八千里外的一名幼齒OL,自己地頭的人才,應當濟濟一國,真是要多少有多少。

Advertisement

當年懵盛盛的職場新丁雖然少見識,但這種普通自知之明常識還是有的,所以從未寫過信去應徵,即使年薪至少三四萬英鎊確是誘人。那可是七十年代,三四萬英鎊則等於馬幣二三十萬。SS2一間雙層排屋,也不超過馬幣七八萬。

聽到阿廣生終於舉家在溫哥華落籍,也為他舒了一口氣。只是當知道他到一家城中的粵菜館當掌櫃,掌管賬目當然是職責之一,卻又覺得有些難解:若阿廣生是專業的會計師,何以不能進入“加難大”的正規企業世界(corporate world),而是蹲在一家華埠的粵菜館當掌櫃,一個無需專業會計資格的職位?由此可見新移民想要融入當地社會,一點也不容易。

流動現金幾近零

因此那些曾讓我憧憬的數以萬英鎊計的英倫招聘,永遠只是個遙遠的召喚,漸漸地連這樣的廣告也不看了。

老爺子在港男離職七八年後,終於因為他一意孤行的創意會計而慘遭抄家,如阿廣生仍在看顧賬目的話,可能會擔心得“有得震冇得瞓”了。

不過即使眼光銳利的領隊稅官一眼便看穿公司在年終貨值上動了手腳,卻沒有作更進一步的集團數據調查。如果真的詳盡調查下去,M公司和屬下物流公司T公司的一份單據個別申報兩次的瞞稅行為,被開罰的逃稅罰單就不止那三百萬了。即使只三百萬,也足以讓M公司焦頭爛額,不知道要從何處生出那筆錢來。

由於老爺子在未徵求M公司董事局的批准之下,多年來挪用公司資源頻頻買地給自己擁有的公司兼建設自家的廠房以供收租,M公司和子公司所賺的錢,幾乎全部都被綁死在這些有進無出的老爺子私有化不動產上面,因此能夠挪動的流動現金幾乎是等於零。平日M公司集團都是依賴銀行便利,才能月復月年復年地存活下來。

以短期銀行借貸購置需等上十年八年才能有回酬的不動產,該是最笨也屬於風險最大的投資方式。老爺子雖是名校聖約翰大學出身,但這麼淺顯的道理竟然不能理解,還會時不時問這名整天忙着替他補鑊的OL:“為什麼我們公司每年都賺幾百萬,卻整天都聽到你說我們的財務吃緊?”

老實和尚信徒的OL就實話實說,也不怕傷及他的自尊:“S公司、J公司還有P公司都買地又建廠,用的全是M公司的現金,怎麼能不吃緊?”那幾家公司,都是他全權操控,若論起刑責,他可被控嚴重的失信罪。

聽到OL一番有骨的話,老爺子只是沉吟片刻,也沒老羞成怒拍桌發爛渣,因為事實確是如此。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