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腹稿

她的一番話卻立即觸動我的警覺。既然阿廣生認為這樣做假賬是錯誤行為,難道他不曾當面對老爺子發聲?或者他說了,但人微言輕,老爺子知法犯法依然一意孤行?

如此高超得連同是M和T兩家公司審計師都察覺不到的創意會計伎倆,除了讓只懂得死咕咕讀死書的小OL嚇得瞠目結舌外,也很好奇這樣藝高人膽大而天底下任何教科書都教不來的技能,大學修文的老爺子,到底師自何方?難道是天生此才,只因為他是上海人?

Advertisement

集團公司的審計師是OL的同班同學,除了保護自己,也要保護同學有朝一日可能被控以專業疏忽的罪名,我便對慣性呶着嘴的蜜色斯丘說:“我哋唔可以咁樣繼續落去。我會解釋畀密斯特嚴聽點解唔應該咁做。”

蜜色斯丘繼續呶着嘴,點點頭說:“係,兩間公司嘅數年年都對唔到,我哋好難做喎。”

她的一番話卻立即觸動我的警覺。既然阿廣生認為這樣做假賬是錯誤行為,難道他不曾當面對老爺子發聲?或者他說了,但人微言輕,老爺子知法犯法依然一意孤行?而資歷又遠比已移民華埠,正享用着安樂茶飯同行來得短淺的小OL,能夠有份量說服自己的米飯班主改邪歸正乎?

即使如此,小OL也要大膽說出來,無論後果如何,大不了便自炒魷魚就是。

當了老爺子手下已經三年,他的脾性已經摸清,便是不可開門見山說不中聽的話,而是婉轉卻很明確地闡明利弊,再讓他自己作決定。

於是打下一番腹稿後,我便提着膽去見這名創意會計高手,準備勸服他回頭是岸。

首先是揀好的說:“密斯特嚴,M公司今年度的審計已將近完成,審計師對我們的會計系統和賬目處理都很滿意,相信這個財政年度的審計報告再過一兩個星期便可出來。”

老爺子聽後微笑着點頭:“Very good(非常好)!”

見到他心情好,這個早已經學會看人眉頭眼額的小OL,便趕快遞上帶來的兩份文件,俯向前指給他看兩組數目:“這個是M公司賬目裡的T公司欠賬,另外這個則是T公司本身賬目裡欠M公司的數目,日期同樣是今年的6月30日,但卻相差78,501.34。審計師根據M公司的賬目,就是這封確認函,要T公司核實數目正確。可是T公司卻不能確認,因為它的賬目數字遠遠大過M公司的賬目。”

不成功便成仁

向來精明的老爺子,左看右看了那兩份文件,又聽了小OL的一輪兩家公司的賬目不能吻合的話,疑惑地抬起頭來問:“為什麼會這樣?”

真是洗腳唔抹腳的典範,小OL只能在心裡嘀咕,嘴裡卻忙不迭地解釋:“蜜色斯丘已經告訴我,很多年來已經不能reconciled(核對),因為M公司複印發出給T公司的羅里維修單據,M公司本身並無入賬。”

小OL靜觀老爺子聽了此話的反應,只見他不再追問為什麼不能核對,而是顯然有些心虛地不恥下問:“那麼依你看,我們要怎樣解決這個問題?”

已經打好腹稿準備不成功便成仁的小OL,便開門見山地向自己的米飯班主說:“必須讓M公司停發羅里維修單據給T公司,或者就讓T公司直接吸納這些費用而不再通過M公司。”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