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終結

金鏈砂男捲走的三百多萬走數案,成為整個公司集團有史以來的最大筆“非親連”壞賬,再加上RM一伙從新加坡“親連”C公司所扒走的1900萬,終於讓最賺錢的子公司,走上人為的壽終正寢之路。

Advertisement

所謂“人為壽終正寢”,即是Voluntary Liquidation,而當年看着子公司一路壯大至每年營業額超過4000萬而又年賺兩三百萬的OL,如今卻是子公司的收盤師(Liquidator),每天都在等待所得稅局和公司註冊局大發慈悲下達通令,好讓高齡達到五十有五的老牌子公司,同時也是本國白矾、石灰、水玻璃等化學工業先驅,早點結束它的苟延殘喘最後日子。

白頭宮女才感受到心痛悲傷

這種心痛和悲傷,除了白頭宮女,相信沒有多少人能感受得到,包括那幾名在整個集團被掏空後大勢已去,歷經連場官司才獲准進來收拾殘局的大公子諸兄妹。

譬如今天,我趁着假期躲在家中趕這篇稿,身在尖沙咀辦公大樓的小閨秀菲麗妲,便發了個訊息來追問收盤進展:“A公司在SSM那邊可有消息?”

A公司即是被內外夾攻坑了四千多萬正在收盤中的子公司,SSM便是讓一大票人不能好過的公司註冊局。

不知如何出錯,公司註冊局記錄裡竟有一單70萬的未償還外資銀行抵押,而那銀行已於27年前與另一家外資銀行合併,所以基本上已經不存在。

可是子公司根本不曾有過那種款項的抵押,此債究竟何來?註冊局也是官府,不由得黎民去喊冤,只好湊合着依照要求去辦。

多虧小閨秀的實力與人脈,A公司歷經整整一年的磨難,終於獲得外資銀行的香港總裁協助,發出要求外資銀行的本地總裁簽署公司註冊局所索取的文件,祈求將本來並不存在的70萬抵押注銷。

小閨秀今日所問之事,便是呈上公司註冊局的外資銀行抵押注銷文件,是否已獲接納。

凡事講求立竿見影效率的香港人,怎會知道本地官僚的標準作業程序,更何況這只是上星期五才呈上官府的文件。

如是我答:“憑經驗,SSM通常需等上一個月或幾個星期才有答覆。更何況恰逢Ramadan(齋戒月),拜一到拜五的工作時間只到下午3點半,這幾天是週末加上連番公假,6月初還有兩天公假,所以幾時會有答案,現在還說不得準。我將繼續跟進,也會讓阿曼達知道SSM的進展。”

阿曼達即是外資銀行的香港總裁,據知也是小閨秀的摯友,彼此亦曾是同行。

這3家年資從46到58歲的老牌公司行將從公司註冊局的檔案中除名,讓在下這個公司Terminator(終結者),心雖不捨卻同時又有如釋重負的感覺。此後,這3家公司所有的恩恩怨怨,包括七十年代的吳彥祖前世、被咯咯、RM等爬蟲類動物扒掉的幾千萬,還有之前無數個曾為這3家公司出賣過青春歲月的前員工,都行將成為無人能記起的淹沒歷史。

文/梅淑貞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