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紅磚

OL聽到也很本能的恭喜他,也真沒想過當年,算來只不過是三四年前,那個每天早上身水身汗走上一大截路上班的精壯青年,會變成一名肥頭胖耳的大叔。

此時的英資公司已遷入新落成的四層高辦公大樓,就坐落於OL每日上下班必定經過的鄧普勒路的其中一條支路的路口。

Advertisement

辦公大樓在施工那段時間,過氣僱員OL已經知道那是英資公司的新辦公樓。看着那整棟樓以紅磚為設計主題的外牆,她不免心生羨慕,因為這不是一般普通的大路設計,而是在簡樸中流露出典雅的書卷氣,像一座圖書館似乎多些。

OL也發覺自己原來有“戀紅磚牆情意結”,因為在七十年代初次途經聯邦大道看到海松遍植的M公司紅磚牆時,便已大為傾倒。

那天去取服務和離職証明書,還是OL首次登門。出於避忌,譬如說可能會不小心遇到威廉彈那般的鬼見愁,所以即使知道善良阿姨和那名擔當她助手的KK己搬來新簇簇的美麗大樓,也從沒想過要去串門。

一推開厚重的玻璃門,迎面便是明亮整潔的接待處,一旁擺着看上去很新的沙發和茶几。

經接待員通報後,OL使乘電梯直上三樓的會計部。

整個格局已經和舊址不同,變得整齊和明亮多了。OL環顧四周,在入門處便已望到善良阿姨,而坐在她的前面座位上的,卻是一名很胖很胖的陌生男子。

恍惚間回到青澀歲月

OL見到拔刀相助的阿姨自是連聲道謝感恩不盡,她瞄到胖胖的看似陌生男子也向她微笑致意時,這才恍然大悟,原來胖得不像話的肥仔,竟然就是那名三年多四年前的口才伶俐且是籃球健將的KK。

但只不過幾年不見,為何會膨脹如斯,若非近距離端詳,根本就認不出來。

大概他也察覺到OL掩飾不來的驚詫表情,有些侷促地在椅子上扭轉了一下坐姿,卻是不發一語,只是保持微笑。

善良阿姨此時笑着接話說:“KK結咗婚嘞!”

OL聽到也很本能的恭喜他,也真沒想過當年,算來只不過是三四年前,那個每天早上身水身汗走上一大截路上班的精壯青年,會變成一名肥頭胖耳的大叔。OL記得他那時和父母住在陸佑路的組屋區,每天乘巴士到中央巴剎下車,然後步行至金馬律,加上揹着個厚重的帆布袋,每天抵達公司都會滿頭大汗。

OL問維維安是否還在,善良阿姨便說:“早就走咗!我哋都冇佢嘅消息好耐。”

此時有一中長型鬈髮的女子靠過來,微笑對着OL說:“你重認得我嗎?”

“當然認得!”這女士乃阿Kit,是會計部裡著名的運動健將,除了休假時去爬山、游泳,也去練習跑馬拉松,所以曬得皮膚黝黑,越顯得她笑起來牙齒白得發亮。

聽到OL問她是否還在練習跑馬拉松,黑裡俏的阿Kit笑着搖頭:“冇!我已經有個仔。”

還是老樣子愛開玩笑的善良阿姨,就笑着插嘴道:“She has one husband and one son(她有一個老公和一個兒子)!”說時還豎起她左右手的食指以加強語氣。

這話把大家都逗得笑成一團。在恍惚間,OL仿彿又回到三四年前那段青澀的歲月,在辛苦的日子裏不時也會有這般的短暫歡笑。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