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真心

“這是珍貴的出土文物吖!”我興奮地揚了揚那紅色炸彈,好像被大紅囍帖染上的喜氣般向身邊的師父報喜。

豈料師父只瞟了一眼,便冷冷地說:“人地唔開心嘅嘢,重攞嚟收住做乜?Throw it away(丟掉它)!”

師父的意想不到反應嚇了我一大跳,不過我是好徒弟,百分百聽從師父的話,立即將仿彿會燙手的囍柬丟回給老爺子珍藏了幾近卅年的故紙堆裡。

我完全明白何謂師父所說的“人哋唔開心嘅嘢”究竟是何事。因為請帖裡的那對新人早已離婚多年。此事並非師父告知,而是老爺子在他密謀吞併其兄即是已故董事長所開發的公司時向我說的。

觀其言行,老爺子最看不起的侄子侄女便是飄飄公子,每說起他便嗤之以鼻:“在新加坡和香港都做不下去了,便跑去美國搞什麼地產,聽說也是一敗塗地!而且他也離了婚!老婆是律師,自己在香港開律師樓,也受不了他!”

老爺子說時神色帶點鄙夷,可能因為自己家庭美滿一妻終老,而兩名已婚的兒女也從未聞鬧過婚變。

一門俊傑

老爺子自稱將OL我當作part of the family (家庭一分子)就常有這個相當尷尬的處境:每當他在我的面前攤開他家族的dirty linen(家醜)說個不亦樂乎時,我也要正襟危坐洗耳恭聽,不要作出太多批評,只在需要證明自己有在聽時才點點頭或搖搖頭表示嘆息。

記得老爺子是於2010年左右告訴我飄飄大個兒的離婚消息。從時間上推算,距離在那座美麗的聖約翰大教堂舉行婚禮的日期也只不過十四五年。

早就從“家族爆料王”老爺子那裡聽過小閨秀的3日鮮婚姻憾事,如今連最小的飄飄公子也如此,讓八卦的OL都有些傷感:婚姻真是一點都不容易,彼此能做的只是且行且珍惜而已。

當年愛說家族閒話的老爺子,也不忘告訴我肯尼有兩名孩子,一男一女,而女兒居大。我也以為自己聽過就算,因為肯尼與他的姐姐們都與我們生活在平行的軌道上,除了已進入董事局的大公子,這一生恐怕都不會有碰面的機會。

豈知世事峰迴路轉,十二年後,飄飄大個兒與往日從未有過“交關”的OL竟然成了南北大道拍檔,以狂野的時速搬演三閭大夫所謂之“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就在某回大道奔馳途中,大個兒不知如何說起他的婚姻和家庭狀況:“你知我已經同我老婆離咗婚嘅啦!”

我有些措手不及,不知該說“知道”或是“唔知道”好,只能含糊地“哦”了一聲。

大喇喇的大個兒也不理我如何反應,繼續自己爆料:“我個女已經畢業,一樣係律師,響佢阿媽間律師樓執業。個仔今年入Columbia大學,再多幾年我就輕鬆晒。”

“哇,名校喎!你哋真係一門俊傑喎!”識do的OL連忙向他恭賀,不帶一絲嘲諷,完全出自真心。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