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痲瘋

除了鼻子較扁平,身材偏瘦的工程師經理手指也瘦而長,是屬於鋼琴家的理想型手指,但有兩三根手指似乎有些變形,菜鳥OL還以為是由於工傷的關係。

每回見到青澀的菜鳥OL,本身是機械工程師的法蘭克總是一臉笑容,偏向扁平的鼻子和不算大的單眼皮眼睛擠成一塊,看起來越發奇特。

Advertisement

第一次去向他請教某張訂單的菜鳥OL,並不知誰是Frank Kee,只是略向剛好站在三樓走廊外的艾玲詢問,才找到位於角落的一個小房間。艾玲是電機工程經理的私人秘書,與菜鳥OL的同學艾倫正在蜜運中,所以私底下彼此也早已認識。

法蘭克紀聽到他房門外的敲門聲,抬眼一看,便招手叫初次到訪的菜鳥OL進去。不只他的辦公房間偏小,就連個秘書位置也沒有,大概是屬於沒有私人秘書的少數經理之一。

看到怯生生的菜鳥OL走進來,他便微笑指示她坐在辦公桌對面的座位上。

正事辦完後,這名法蘭克紀好像對菜鳥OL充滿好奇,竟問起她的家庭和教育背景來。

老實的菜鳥OL當然一一據實奉告,他饒有興味地聽着,臉上皺成一團的笑容從未消失。

除了鼻子較扁平,身材偏瘦的工程師經理手指也瘦而長,是屬於鋼琴家的理想型手指,但有兩三根手指似乎有些變形,菜鳥OL還以為是由於工傷的關係。

聲聲鄙夷

過了兩個星期,因為需向法蘭克證核某些機械工程的數據,菜鳥OL又找上他的辦公室。一如上回那樣,臉上笑容從未缺少的好好先生依然邀她坐下,解答問題後,順便也問問菜鳥OL在公司的工作進展。

難得在危機四伏戾氣衝天的英資公司獲此暖心接待,忍不住歡喜的菜鳥OL一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便向善良阿姨誇讚了法蘭克一番。

豈料善良阿姨一聽到法蘭克紀之名,臉色立即一沉,似有不悅地莫名其妙說了句: “ Is leprosy a transmissible disease even after covering(痲瘋病會否傳染即使已經痊癒)?”

看到菜鳥OL一臉錯愕地望着自己,她便補充一句:“Frank Kee was a leprosy patient, why did the company still allow him to work among us(法蘭克紀曾是名痲瘋病人,為什麼公司還讓他和我們一起工作)?”

給善良阿姨一番不甚善良的言詞嚇傻的菜鳥OL,出於本能和一點醫學知識,便為好好先生辯護:“如果有醫生證明他已完全康復,應該不會傳染他人,更何況公司必定也已得到他的健康證明才讓他工作。”

善良阿姨依然不滿,繼續說道:“但是放一個痲瘋病人在公司裡和我們一起工作,哪裡會不害怕?”

菜鳥OL自小聽李大傻講古長大,聽過大量這方面的鄉野奇譚,又看過什麼名為〈痲瘋女〉的粵劇電影,對這個神秘又可怕而且傳說會“過主”的傳染病當然也感到害怕。

但她相信現代醫學,知道病患如法蘭克必定已完全治癒,獲得醫藥證明適合工作,這間英資跨國公司才會接納他進來。聽到善良阿姨的聲聲鄙夷,菜鳥OL也不禁為飽受歧視的微笑先生感到悲涼。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