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梅花觀】異數

 

每當生張或不怎樣熟的半熟魏聽到這名OL還是名OL(Office Lady)時,無不帶着難以置信的眼神,對他們的眼前人上下打量一番後,跟着吐出的台詞幾乎也來自同一部劇本:“你還在工作?”

他們未能說得出口的話大概是:“你這個年紀還有老板僱用?”

“萬世師表”在教訓他一名無甚作為的老朋友時,罵他“老而不死是為賊”,這話讓任何一位“長者”聽了都會難過。這些生張和半熟魏沒說出口的潛台詞,也會讓我難過。

為免被所有的生張和半熟魏誤會此OL(Old Lady)霸着位阻止有進取心的年輕人獲得擢升,通常我都要多費唇舌解釋一下:“沒辦法,公司正在準備執笠中,我們5名包括保安和司機的同事是最後的看守員。”

同一套說詞重複說了幾年,連自己都覺得厭煩。可是事實確是如此,總不能生安白造另編故事。

有些觀察力較強的生張和半熟魏聽到老板為M公司時,就會瞪大眼睛流露出訝異:“位於聯邦大道的那家工廠?為什麼要執笠?可惜咯!地方很大喎,要賣的話不是很值錢?”

前幾年建立的校友群聊組中,有個畢業四十多年不相往來的同學,藉科技之便得以重新聯繫。他也是曾與我隔室而居的同屋伙伴,雖來自巴生,為免每日上課往返舟車勞頓,與我們一伙六人共租公教中學鄰近的一間單層排屋,3男3女各自分攤屋租水電雜費。

這同學在那青澀年代已經口舌鋒利辯才了得,豈知到了成為阿公的一把年紀,出口依然直來直往,聽到我仍在上班時,並沒讚許OL老當益壯,反而第一句話便嗆我:“Why are you still working(你幹嘛還在做工)?”

十有七八去當公務員

當年一畢業後,同學之中十有七八紛紛趕去申請當公務員,而這些百分百的Non(非土著)竟也全獲錄取,在513事件過了5年後,不啻是個異數。

聽到這名心高氣傲成績也標青的同屋兼同班同窗,竟像其他女同學一樣捧個鐵飯碗,一起成為1974年的異數,我的反應是驚訝,因為這太不像那名經常以“哼哼”當作出氣聲的小青年。

而我一開始便立志要成為OL,絕對不會去打政府工,因為那太沒志氣了。所以我是1974年那批Non異數中的異數。

如果我也如“哼哼”同學以及那批湧去吃皇家飯的1974異數那樣,如今就不會成為僅存的白頭宮女,坐在此座深宅大院的東廂裡說三道四。

哼哼同學那句聽上去帶有點蔑視的“你幹嘛還在做工”,令我開始懷疑過去那四十多年的OL生涯是不是白過了。確是,一到55歲便奉法退休的前公務員,過去幾年攜眷遊歷過這個他的前同窗做夢也不會想去的地方,包括建於深山中的西班牙中古修道院、意大利的阿瑪菲海岸、西北的五城、德國的黑森林諸城鎮、俄羅斯的貝加爾湖和科米處女森林,還到過尼泊爾爬山。

我們3男3女於1974年從那座單層3房宿舍遷出,從此便分道揚鑣,哼哼同學的同房同窗不知何時更成為丹斯里。所以過去的那四十多年,異數中異數的OL,到底曾做了什麼?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