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玻璃

OL記得到了2011年11月29日倉惶離開M公司那天,那套購於卅多年前的玻璃器皿,依然放在辦公室右側的長型文件櫃上原封不動。

等到9個月後回來重拾“舊山河”,整套玻璃器皿已經不在,也不知是什麼人貪了那個便宜。

Advertisement

仿如趙飛燕上身的菜鳥OL,第二天滿懷興奮地回到英資公司上班,自然迫不及待地把這個大好消息告訴善良阿姨,好讓她與自己分享喜悅。

善良阿姨聽了也為她高興,問幾時開始在新公司上班。

“1st July(7月1號)!”說出日期後,菜鳥OL才驀然覺悟那天剛好是下半年的開始,憑直覺會是個良辰吉日似的,適合簽合同和開啟新的財政年那類的商業活動。

待進入M公司後,菜鳥OL逐漸有機會看到7家公司的年報,包括3間子公司在內,除了那家結構有些奇特的運輸公司外,其他6家公司的財政年都始於7月1號。這個日子果然是個適合展開新財政年的吉日。

將近47年後的今天,仍然每天在M公司上班但已換了工作地點的OBOL(OB在此處作老鳥解),猶清楚記得1975年7月1日那天果然是轟動全國的一天。那是個經已寫入此國史書的日子,雖然與她上任第一天的工作完全無關。

可能在英資公司只是個中級人員,管理層也不擔心這樣的小人物能獲得什麼機密資料,所以一直讓菜鳥OL做到辭職通知期的最後一天。

由於已獲得更好的出路,離最後一日越近的職場新雀也就越雀躍,巴不得那天早點到來。她不只不拖延工作,還生產力大爆發似不斷登記新項目入GL(總賬)。

善良阿姨看到這情形,不僅沒誇讚她在臨別秋波前工作特別賣力,還憂心忡忡地告誡:“你出咁多GL items(項目)要寫清楚啲嚟,唔係嘅話你走咗邊個識睇吖?”

菜鳥OL聽到善良阿姨的一番話,即使明白她在擔心日後若看不懂的話不知如何收科,也覺得她有告誡自己不要做太多之意,心裡不免頓生委屈。

那就好吧,乾脆少做點,反正剩下的日子已不多。

其實也沒有人能夠知道自己剩下的日子還有多少。

重逢後恍如隔世

且讓時間一下子跳到1985年3月的某個週日下午,已經不再菜鳥的OL在八打靈的匯豐銀行前,偶遇也是前來銀行提款的善良阿姨。

因為匯豐是英資公司的主要銀行,所以為求接收薪水方便,菜鳥OL在加入英資公司時,也在匯豐銀行開了個流動戶口,且和銀行的某名話特別多又特別靚仔的襄理成為朋友。

十年後的善良阿姨還是老樣子,一樣的髮型和一樣的玳瑁眼鏡,已從加星山幾房人共居的祖屋搬去老遠的文良港,和老公以及9歲大的獨子住在共管公寓裡。前幾年他們搬家時,曾邀OL出席新居的喬遷之喜。為了此邀請,OL還特地開車去位於楊旭齡路的鳳凰商店,買了一套精美玻璃器皿當作賀禮。

但不知為何,那副賀禮卻一直送不出去,因為文良港共管公寓總是去不成。OL記得到了2011年11月29日倉惶離開M公司那天,那套購於卅多年前的玻璃器皿,依然放在辦公室右側的長型文件櫃上原封不動。

等到9個月後回來重拾“舊山河”,整套玻璃器皿已經不在,也不知是什麼人貪了那個便宜。

1985年在匯豐銀行前重逢那天,真的恍如隔世,因為有幾個熟悉的名字已經不在了。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