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燕子

小心翼翼的職場菜鳥儘量不讓自己露出識少少扮代表的馬腳,事先已經準備好在回答問題時必須謹慎用字。豈知這個所謂的Finale(最終)面試卻是輕騎過關,因為所有的話幾乎都由這名英語口音與本地人大為不同的海松園董事經理講完。

唯令曾經出席過多場面試的菜鳥OL感到意外的是,那天見她的M公司董事經理衣着出奇地簡約輕便,穿上藍白兩色細條紋長袖襯衫卻並無綁上領帶,這和英資公司那班經理級人馬天天吊着各色各樣大領帶的大款模樣,簡直是處於兩種截然不同的上班衣着制度。

Advertisement

最誇張的領帶族人馬,還數在會計部當發票書記的古瑪。向來穿着短袖襯衫的小書記,自被擢升一級成為擁有一名手下的組長後,第二天便以一襲燙得服服貼貼的潔白長袖襯衫並綁着紅黃兩色的鮮艷領帶上班,雖然仍是坐在同樣的座位上。

向來對黑皮膚人種沒甚好話的維維安,一看到古瑪煥然一新的神氣模樣,便對身旁的善良阿姨和菜鳥OL藐藐嘴說:“你哋睇吓嗰個Kumar,使唔使穿成咁吖!”

雖然是很誇張,但菜鳥OL自知沒資格批評一夜之間變得身光頸靚的同事,只是附和地笑了一下。因她想到維維安不也是每天打扮得像隻彩雀似,有如將辦公室當作伸展台,日日的服裝變化無窮,簡直讓初入職場的菜鳥OL看得眼花繚亂。

這樣的置裝費肯定不少,難怪維維安一天到晚都在善良阿姨面前宣告她會要求“事頭”加薪,從猶太人雷朋一直到羅治阿伯接任,她都在說着同樣一句話,看來她所服侍的“事頭”不是闊佬懶理,便是同樣也做不了主。

讓菜鳥OL感覺新奇的觀感,除了海松園董事經理的輕裝便服外,便是他的坦誠談吐,對一名尚未知底細的面試者大談其公司的結構和所經營的化學產品生意。因此在第二輪面試那天,還未接到正式聘書的職場新雀,已經知道M公司旗下共有3家子公司和另外3家關連公司在同個地點操作,包括一家運輸公司在內。

想到本身對1965年開始施行的公司法令跡近一竅不通,現在一轉眼便要成為7間公司的秘書,心口只有個“勇”字的菜鳥OL不由得開始為自己擔憂,不曉得是否可以應付得來。

但聽到面試的董事經理說目前還有個外包的公司秘書在看着,心想短時間內尚有這個供諮詢的靠山,可能也不至於會手足無措。

恩人與仇家 也是同一人

小心翼翼的職場菜鳥儘量不讓自己露出識少少扮代表的馬腳,事先已經準備好在回答問題時必須謹慎用字。豈知這個所謂的Finale(最終)面試卻是輕騎過關,因為所有的話幾乎都由這名英語口音與本地人大為不同的海松園董事經理講完。

1975年6月那天,菜鳥OL所見到的那名無論是長相和口音都和本地華裔有差異的董事經理,日後的那幾十年不只是視她如家人的恩人,到最後,那個不知如何竟伙同其寶貝兒子RM將她告上高庭的仇家,也是同一人。 不過她從不視他為仇敵,即使是無辜地被他提告。

經過二輪面試後,離開海松園的那個上午,心情愉悅的菜鳥OL,覺得自己仿佛是隻輕盈的燕子,以後這個美麗的海松婆娑之地,也就是她的棲身之所了。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