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潛能

他去重訪了,但過後並無任何表示。已經習慣失望的白頭宮女亦無可奈何,不能逕自去追問此背景雄厚的紋臂總裁意向如何。

強制行管令雖然全面禁止一切非必要的活動,但因為住家距離辦公大宅不到兩公里,且一路上都有銀行和小型超市,若半途被截,大概可以上銀行取錢或購買必需品為由開脫,所以盡責的OL仍然像吃了豹子膽似繼續上班。

Advertisement

主要原因乃遠在天邊的大公子老板並沒指示不必上班,也許他老人家還不知道在地狀況。反正也僅有OL一人獨佔整個兩千方呎的大客廳,通過互聯網觀望這個瘟疫中的亂世,而透過長長的L字形玻璃落地窗又可看見外面的草坪綠茵,不可謂是浮生中難得的寧靜。

更何況,見過那名履歷表驚人的紋臂男後,又重燃起將那塊難啃的不動產找對人啃掉的希望。可能他隨時都會捎來他所謂的“nice presentation”之後的好消息也說不定。

果然在3月30號那天,又再接到他的電話,說需要重訪廠地,因為上一回有些地方來不及細看。

對上那次守地人阿布峇卡引領他巡遊時,看到他用手機沿途拍了無數照片,可見辦事着實認真。而如今行管令仍然嚴厲施行,為了避免途經聯邦大道被攔查的風險,這次我讓阿布峇卡單獨接待紋臂的大隻佬,自己則留在大宅裡等消息。

不作任何跟進

他去重訪了,但過後並無任何表示。已經習慣失望的白頭宮女亦無可奈何,不能逕自去追問此背景雄厚的紋臂總裁意向如何。因為背景也相當雄厚的大公子,已千叮萬囑過此一心想返甘榜享享幾年清風明月的OL,萬萬不可送上門去詢問任何潛能買家的決定。

OL轉了轉眼珠子,不必問原因也明白大少爺不肯放低身段,因此立即回答“Understand(明白)”。自2017年12月接過肥仔經理的賣地產職責以來,除了最早前的那次,從此即使有客上門也不再做任何跟進工作,一副“要買便買,不買拉倒”的高貴姿態。

既然皇帝選擇吊高來賣,做手下的也唯有照着辦事,什麼都無需做,只等待買家自動上門或有所回覆。

可是本來甚具潛能的仲介總裁經過兩回合的實地考察後便杳無消息,以為又是另一單沒有下文的過眼雲煙。“好可惜吖,佢畀嘅價錢算係好唔錯。”OL如是對坐在另一個隔間的大公子私人助理茱麗亞說。

她也同樣嘆息:“唔知要等到幾時先至賣得出。”

豈知將近一個月後,突接到紋臂男的短訊,說要在隔天帶領一名買家的代表前來看地,如無障礙的話,很快便會簽意願書。

這個消息實在太好了,真命天子在苦等多年後終於出現。

買家代表也是年約不到四十,看上去慈眉善目,除了巡視廠地一番,他對這座樓高三層的辦公大樓也甚有興趣,還用手觸摸那些原汁原味年齡已超過半個世紀的辦公室板牆,不停地發出讚嘆:“這是很結實的材料,現在已經找不到了!”

他也顯然很驚訝地轉向坐在他身旁的仲介說:“還有這裡的地磚都是五六十年代,很難得呀!這個一定要保留。”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