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梅花觀】海松

那天早上和往常一樣,擠在一堆蜂擁搶着登上一輛開往安邦路的斯里再也巴士的苦哈哈打工一族中,竟然在推擠之下,穿上沒一兩個星期的新買幼帶三吋高跟鞋的一邊鞋根也被擠斷了。

想到一遞上自炒信便立即進入行將失業的倒數狀態,即使是心比天高的職場菜鳥,也不免危機感頓生,擔心自己若不能在短短的60天內找到新工作的話,真的要執包袱準備回家聽家中喧囂的四重奏了。

Advertisement

不到無處可去的最後關頭,膽大包天的職場新雀,依然不把已丟信的重大消息通知家人,寧愿選擇自己單獨面對,那總比讓什麼忙也幫不上的媽媽姐姐們瞎操心的好。

於是便開始金睛火眼的讀遍每日報紙刊登的徵聘廣告,只要是看來適合的就不肯放過,而後來成為終生僱主的M公司就是其中一間投石問路的有可能公司。

雖然在1975年已坐擁大半壁工業性化學產品的市場江山,但份屬老大的M公司卻低調得厲害,徵聘一名公司秘書的廣告僅提供郵政信箱號碼,並無列出公司名稱和確實工作地點,只籠統註明工廠是設立於八打靈的工業區。

對於在八打靈租房子的職場菜鳥來說,能夠從此擺脫一日乘搭四趟巴士往返吉隆坡的勞累奔波生涯,已經是莫大的福氣,如真的能夠在附近找到新工作的話。

剛入職場沒兩三年的新丁尚未儲夠資本升等為有車階級,所以每天過的不外是擠破了頭搶登上巴士的苦日子。最誇張的一次,就發生在中央巴剎旁的巴士站。那天早上和往常一樣,擠在一堆蜂擁搶着登上一輛開往安邦路的斯里再也巴士的苦哈哈打工一族中,竟然在推擠之下,穿上沒一兩個星期的新買幼帶三寸高跟鞋的一邊鞋根也被擠斷了。最後還能怎樣,還不是連另一邊的鞋子也索性脫下來,招手叫了部剛好路過的德士,好歹能去到位於金馬律的公司樓下才另作打算。

那擠掉鞋根的一天後來是怎樣過的,如今完全想不起,可能是向善良阿姨或維維安借了雙拖鞋或平底鞋,才不至於光着腳丫滿個辦公室跑來跑去吧。

待接到M公司郵寄來的面試通知書後,正在為四處投書求職而處於焦慮狀態的職場菜鳥,這才知道徵聘公司秘書的工廠,原來就是坐落於聯邦大道的那群綿長龐大的建築群內,而最吸引她的地方,就是蜂巢式紅磚牆後那一整排高大美麗的海松。

因為家鄉在檳榔嶼,那裡的海濱長了很多海松,所以很早就知道這種美麗優雅的樹也有個很優雅的名字,那就是Casuarina,聽起來像是個女子的芳名。

在胸口上寫個“勇”字

M公司成立於1958年,大約是1962年開始建廠,所以在1974年職場新丁每次往返梳邦機場而必須途經聯邦大道時,看到的那排海松該已有至少十年的樹齡。而她總會深深受到那排高聳挺拔卻又迎風搖曳的海松所吸引,心想:“如能在這個美麗的海松園工作會是多麼幸福的事。”

所以當一接到面試通知書那刻,知道可能僱主會是念茲在茲海松園的所在地M公司時,職場菜鳥曾是何等的興奮。這次會是心想事成嗎?

她也沒去想太多,其實以當日的工作經驗而論,根本沒有足夠資歷單獨擔當整個公司集團的公司秘書。但自己在胸口上寫個“勇”字,該沒有人會發現吧?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梅淑貞)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